这个冬天不太冷

作者: 人气:

不曾飘雪的海口,透着一股股沁人的寒意,寒气再夹杂着湿气,宛若被雪女亲吻,从头凉至脚底。

春节期间,几乎所有的店铺都紧闭大门,一扇扇明晃晃的卷帘门,在寒风中显得如此落寞,仿佛矗立在夕阳下的独臂老人,任秋风肆意吹拂着白雪般的发丝。原本车水马龙的街道,只有零星的几辆车在奔驰,偶尔会有几个“摩的”停下来,问你坐不坐,一打听才发现价格比原先贵了将近一倍,问他为何如此收费,他理直气壮地说道:过年谁来“跑摩的”,都这个价。我悻悻地离开他,缓步深入海口这座萧条的空城。

来到解放西,才有少许人烟,裹着厚厚大衣的男女老少,正悠闲地踱着步子,走着走着,就见到一排排古色古香的街市,原来已经来到了远近闻名的骑楼老街,这一座座独具特色的楼宇,据说是上世纪初,从南洋归来的华侨所建,所以透着浓烈的南洋建筑风格,建筑大体为白玉白,宛如透亮的白雪堆砌而成又仿佛蛋糕上的细密奶油,透着一股柔软的错觉。墙面上雕栏画栋,精美绝伦的雕花,如同玉石上开出了白梨花,朵朵都透着初春的朝气,一扇扇别具特色的窗户,好似连绵起伏的彩虹桥,欢快地奔向远方。骑楼老街最美的时刻在夕阳余晖时,灿烂的晚霞在白色的雕花楼宇间镀上一层金黄浅红,使得整条街顷刻间容光焕发,宛若徜徉在金子筑成的天宫。今天的骑楼老街也迎来了大批的游客,几乎都是全家出动,三个一伙,五个一群,熙熙攘攘地漫步在古色古香的老街中,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仿佛冲淡了“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的孤独和落寞。

正当我漫步徐行时,接到了同事打来的电话,叫我六点回去吃晚饭,刹那间一股暖流从脚底升腾上了天灵盖,仿佛整个人浸泡在温泉里,随之我叫住一辆摩的,问他去明珠广场多少钱,他居然厚颜无耻地要价12块,平时却只需6块,我抿了一下嘴唇,立刻骑上摩托车,说道:走吧。今天大年初一,就不难为你了,走吧,带我回家。

来到集体宿舍,几个不回家的同事已经在紧锣密鼓地张罗着一桌子好菜,其中有莲藕炖大骨、青椒炒肉丝、红烧鱼、干煸豆角等等,都冒着热气腾腾的蒸汽,使得空旷的餐厅变得温暖无比,随后我们一一落座,当第一口热气腾腾的白米饭滑进我微凉的脾胃时,我感受到一种久别的温暖,那是回家的温暖。

饭后我们一起收拾好碗筷,就在桌子上撒上一层薄薄的面粉,随后两人开始擀面皮,剩下的三个人开始包饺子,紧接着一个个形如元宝的饺子,就如雨后春笋般蹦跳出来,我们整整包了两大盘,都仔仔细细地放进了冰箱,等着明天一早,把它们煮出来当早餐。

虽然窗外寒风萧瑟,但我此刻的心却极暖,而点亮心房的星火,不是别的,正是情感和关怀。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