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夏天

作者: 人气:

生活在七、八十年代的农村朋友们,你们都还记得白芋吧,有的地方叫红薯,那是块茎粮食,秧子长在地面,拖得很长,秧上有须扎入土里吸取营养。春天把田地犁成一垅一垅的,白芋秧就栽在垅顶中间。秋天收获。八月份是白芋秧长的最疯的时候,披头散发的到处乱爬,秧上的根须深深扎在土里,这就需要过一段时间就把秧子翻向一边,以防根须扎的太牢固,导致收获的时候割秧子费劲,还耽误时间。

八月白芋秧长得最凶的时候,妈妈生病了,爸爸又到学校有事,妈妈让刚刚十岁的我去翻白芋秧,我很高兴的带着弟弟妹妹出发了。那是一个雨过天晴的下午,阳光亮亮的,但不热,空气中弥漫着泥土庄稼的味道,暖暖的,柔柔的,清新的让人想唱歌。清澈湛蓝的天空中飘浮着一朵朵洁白的云,不停变化着。我和弟弟妹妹拿着翻白芋秧的竹竿,一路上个个像孙悟空一样,用竹竿撑地蹦起来向前跳,看谁跳得远,跑得快,欢声笑语洒满路。田野里到处都是翻白芋秧、拔草的人,路边放牛的胡柱爷看到我们笑着说:呦,你们也会翻白秧。弟弟大声说:牛会吃草,俺们就会翻白芋秧。身后传来哈哈哈的笑声。

不一会儿来到自家地里,眼前的一垅垅白芋秧墨绿墨绿的,像海洋似的起伏不平,又像一条条巨龙向前延伸着,望不到头。我分配任务,俩人一垅,分别站在垅两边,一人先往一边翻,另一人再全部翻过去,这样垅两边的白芋秧都能翻一遍,并且都顺向一边,看见草要拔掉。讲完以后,我和妹妹翻一垅,两个弟弟翻一垅,我和妹妹欢快的翻着白秧,大弟弟喊:“快看天上的白云可像大象。”抬头一看还真有点像呢,长长地鼻子下垂着,胖胖的身子,四条有粗又断的腿,渐渐地象鼻子被刮跑了,大象的身子变瘦小了。妹妹大叫:“俺家小狗在天上,真的,狗头向前昂着,尾巴翘着。”看着看着狗尾巴越拉越长,狗身子也越来越瘦,小弟弟又喊:“哎呦又像一条龙。”暖暖的洁白的云就这样一群孩子的仰视下嬉笑下不停变幻着,展示它最美最神秘的一面,妹妹大喊:真美真美。我想上天。小弟弟说:“我想坐在白云上让它摇我玩。”“你做梦吧,”大弟弟说。小弟就拿泥巴砸大弟弟,大弟弟转身就追,小弟笑着跑着,不料被把白秧绊倒了,一脸是泥。“哈哈不亏吧,叫你能,”大弟弟幸灾乐祸的笑着,我和妹妹看小弟只露两只眼,也哈哈大笑起来。小弟也跟着笑嘴上还说:“地上软不疼不疼。”天上的云向西边飘去,变成了橘黄色。我大喊:“快翻白秧吧。”我和妹妹快速的翻一会儿把弟弟甩在后面。有翻不动的地方就用手拽起来扔过一边,有草就随手拔掉。看似没有尽头一垅白秧,不一会儿就翻到头了。我们准备再翻一垅时,往回一看,远远地,两个弟弟在争论什么。恰巧不放心我们的妈妈也赶到他们跟前,我和妹妹跑过去一看,便和妈妈笑成一团,原来两个弟弟把白秧你翻过来我翻过去的,可怜的白秧也不知道到底该往哪边去。弟弟们光看人家左右翻,就是不知道到底怎样翻。几根白秧被他们翻的叶子掉完快好死了,也难为了一个六岁和一个七岁的孩子。

大弟弟说:“幸亏胡柱爷没来。”妈妈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