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草碧连天

作者: 人气:

平湖东湖大瀛洲,一朵硕大的白莲花盛开在湖边,隔水之滨,几树樱花灿若云霞,一场急雨袭来,复添残花满地。一边是圣洁高雅,淡泊宁静;一边却樱花带雨,默默守望。一方是一佛经,一空灵,一菩提,一世界;一方却一瓣花,一行泪,一飘零,一回眸。

“燕支山上花如雪,燕支山下人如月;额发翠云铺,眉弯淡欲无。”十几岁时,李叔同在津门遇见名伶杨翠喜,他情窦初开,一招一式,一板一眼,一唱一颦,迷在戏曲中,醉在初恋里,“夕阳微雨后,叶底秋痕瘦;生怕小言愁,言愁不耐羞。”“痴魂消一捻,愿化穿花蝶;帘外隔花荫,朝朝香梦沾。”从这些他写给她的诗里看出他与她情深意浓。初恋是美好的,却往往又是最伤人的,最终痴痴情爱梦断津门,这与他日后遁入空门埋下了伏笔。

因牵连到康梁变法,李叔同避祸上海,消沉的他结识了沪上诗妓李苹香,沉溺于天韵阁,琴瑟和歌,诗酒茶画。“沧海狂澜聒地流,新声怕听四弦秋。如何十里章台路,只有花枝不解愁。”,“最高楼上月初斜,惨绿愁红掩映遮。我欲当筵拼一哭,那堪重听《后庭花》。”话尽上海滩,赏尽黄埔月,“残山剩水说南朝,黄浦东风夜卷潮。《河满》一声惊掩面,可怜肠断玉人箫。”他们俩互赠诗句,但最终不是一路人,这只不过是李叔同情感路上的一段插曲。

雪子,樱花国度里像樱花般纯美的女子,前世几辈子的修行只换来那次邂逅,那次回眸。从此,她走进了他的画,他走进了她的心,在他面前,没有少女的羞怯,裹在身体上的一件件衣服,就似和风牵花瓣,一瓣一瓣地脱落,最后只剩下花蕊,楚楚在眼前,成就了他的艺术。她从此跟他天涯海角,西渡中国,他们谱写了当代的双城记,六年的厮守就为了假期与周末。皈依后,雪子曾来西子湖边,试图唤回他,不料只见到他托人赠予她的几根须发,她只有化作一棵树,日日夜夜守护在他的身旁,春天里,樱花开得特别灿烂而又短暂。

东湖公园的樱花还在风里剥落,樱花树下传来久远的歌声“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