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弯的夏天

作者: 人气:

这个夏天,我试图在改变很多东西。我努力向上的工作,我开始学着做家务,我可以坐在书桌旁读一下午的书。我开始尝试以前不屑一顾的事。做完这些我依然呼朋唤友,像以前一样疯玩,这不矛盾,我可以把这样的生活定义为丰富充实。

于是我发现我还会写些自嘲的小文章,不是那种完善的文章,只是有些感慨罢了。王朔的位置也有第一跌到第二 ,韩寒成了我的偶像,不全是他的才华与孤注一掷,我选择偶像的标准在此也可见一斑 ,首先要长得帅,还有个性,马力十足的个性。

我命里注定的和自我保持一段较为明显的距离,个性已经是种我回忆不起的物质了。我不用再提心吊胆自己会迈进火坑,但既然一切已成现实,我就没法子不面对它,我已经无处可逃了。

有个笨蛋曾煽情的说:“哦朋友,假如明天没有太阳,请别忧愁,因为你还有月亮。”

说什么屁话!太阳都没有了哪来的月亮?

我喜欢心猿意马,这种感觉总让人脱离现实,其实写作也可以使我脱离现实,我笑笑,看着当时写的东西,不过是事后才发现的幼稚文章罢了。

我喜欢与众不同和随波逐流,这并不矛盾。我喜欢王朔的:“我是流氓,我怕谁。”我是想有这种胆量啊,但我必需保持纯洁与安静。

某个早晨,我告诉自己必须把所有的无奈吐出来,让所有的无奈变成文字。

安妮宝贝说:夜幕降临,我的指尖开始蠢蠢欲动。我是个容易崇拜别人的人,所以我也试着在晚上写文章,结果是我也养成了一个不怎么好的习惯,凌晨时分在电脑键盘上不断key in ,key in.

我写多了手麻,其实嘴也会很干,因为我在心里讲,然后用手打出来罢了。我突然怀疑起自己的文章内容是否可读,就我那点破事其实没什么教育意义和情节。但是我写出来了,是发泄了一种情绪-----它起码是真实的,一个真实的自我的感受与梦想。

我的梦想,其实离现实还是有些距离的。我想当一名记者,这是从小的愿望。我并不追求那份潇洒与帅气,只是不喜欢蹲办公室的工作,让屁股在椅子上粘一天我会疯掉的。动与静的结合是一种难得的平衡·。为了这种平衡,我是可以排除万难的。比如迟钝的新闻敏锐度,比如不出众的文笔,比如我现在学的不是新闻专业。可能埋在人群中的窒息让我想浮出水面呼一口气。如果有一天我能捕捉到他们,如果真能有这么一天,我会是幸福的。

我觉得我的生活还是积极向上的,毕竟我知道她该怎样走。我要过去的我,无牵无挂,无忧无虑,来去自由,那才是我------那独一无二的自尊。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