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安顿清明的心

作者: 人气:

好像是有些时候没写点了,可能是这些时候没有安顿好自己的心灵,好像是世界在这些日子也没有闲着,地壳一直在翻腾,利比亚战火也一直在闪烁;海水在扑腾,日本核能也一直在放射。好像是海明威在写作之前总是不停的剥桔子,让心渐渐安顿下来,才慢慢进入写作状态。古龙写作前也是喜欢焚香净手,然后才能进入写作状态。他们这其实是一种心灵的仪式,更是心灵的安顿。

我们每一个人在面对自己喜欢的事业时,都需要一颗虔诚清洁而安谧的心灵。这样,我们才能深入事物的灵魂,我们的心因此而有了诗意和神性。每日的忙忙碌碌会让自己焦灼,生活的琐碎会让我没有耐心,充满惶然。这些日子读生活在阿勒泰的李娟的文字,在文字的海洋里已慢慢浑浊的灵魂又渐渐青翠和轻盈了一些。陈村说,李娟的文字是老师教不出来的。我想这是有道理的,生活,除了热爱之外,还需要一双清澈的眼睛,一颗善感的心灵,随时记录下那山那水那森林,那牧场那牧羊人,那孤独与温暖。

只要把心灵安顿好了,再苦的日子也多了一份美好和诗意。

我一直在努力,一直在修正自己的心,反复地想那古训: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我也知道这一生也只能修身齐家了,不再空洞的如年少时总“少年壮志当拿云”、“位卑未敢忘忧国”来苛求自己。

亲人已经熟睡的时刻,我还能有一张安静的桌子,阅读一些深刻的灵魂,写下一些清浅的文字,我该庆幸与知足。清明又至,我还没去鲁迅墓,也没去凭吊海子,也还没去祭奠在天国的曾那么疼爱我的姥姥、我的爷爷奶奶。我总是有愧的,许多年,自诩扛着理想主义的大旗,把他乡作故乡,其实和堂吉诃德无异。

本想去一次海南观水并祭拜曾在那流放的东坡,因为变故,只能改时了。生活里总有猝不及防的事让我们无可适从,能做的就是不停地调整自己的心。

我知道,我必须让自己的心慢下来,尽可能以温热的目光看待世事人生。依然会忙碌与倦怠,依然会有孤独的潮水涌来。我想,只要还能一卷在手,这日子也还盈盈在握吧。阿来说,他非常感谢当年阅读惠特曼和聂鲁达,让他的写作有了诗意的坚持。他的《尘埃落定》写的是好的,觉得《空山》是等而下之了,《格萨尔王》就不想去读了。或许有机会真的该去一次西藏。至少,那里生活过文成公主和仓央嘉措,也生活过马原。我想,我们肉身的征程可以崎岖,而一颗诗意的心要贯穿这一生。蔡永康说,许多人只认字,不阅读。这是深刻的。

不管有多少热量的通货膨胀,都会唤起春天里的政策;不管地球怎么折腾,都会唤起大地的生机勃勃;不管环境有多恶劣,都会唤起阅读心灵的安顿;不管亲人去世多久,都会唤起我们每时每刻的思念;不管……都会……这就是阿尔伯特的相对理论。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