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远地看,淡淡地笑

作者: 人气:

1.

雨夜。西湖。

雨声,错落有致。“柳浪闻莺”的柳树像铅笔的素描,一律压着铅灰色。瘦长,寡落的枝条呜咽着破芽前的阴郁。一缕一缕地垂下万千落寞。

滴滴答答,柳枝的梢头坠下雨珠,“怦怦”打在伞顶,有细密的雨丝儿渗入伞中。如轻薄的烟雾,脸上蒙蒙地湿润了。安在景点各处的灯吐着橘黄的雾气,晕着黄黄的暖。一站,两盏,无数盏,如夜蛊惑的眼,似地面吐出的花。一溜儿一溜儿地明亮。

沿着弯弯的路,继续前行。树枝斜着身子愣愣地拦住。一把推开,却触到满枝满桠的花骨朵。软软的,柔柔的,似一个个睡得正甜的春梦。心里一动,仿若望见明媚的四月。花开酴醾,落英缤纷。

如戏台上迈着小碎步的旦角,无声无息,轻轻悄悄间,西湖的水,侵入了眼。寂寥宽阔的湖面,仰着宽大的嘴,接住喷洒而下的万千雨丝。一时,水面雀跃不止,蹦跶着欢快的水花。迎着湖对面闪闪烁烁的灯光,竟演绎出迷离的热闹。

“看,音乐喷泉!”女伴一声惊叫。把我的目光拽到远处的湖面上。

远远地看。

舒缓的音乐飘渺地传来。一排排的水柱此起彼伏犹如舞台上娉婷的白衣女子。她们排着整齐的队形,穿插而过,她们甩出长长的袖子,缓缓坠落。此时,水不是水,泉不是泉。它们是有灵性的人,是一群踩着节拍起舞的白衣女子。

水柱变化着形状,从左依次迭起,从右交叉而过。忽而涌起弧度,忽而窜出气势。每一下变化,都踩着音乐的点,挠出你心里最最惊讶的神奇。这水,这曲,如此相得益彰,如此恰当妥帖,是谁在无声的指挥?想到如鱼得水;想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想到心有灵犀;还想到灵魂与灵魂的契合。是的,今夜,眼中的音乐喷泉,名副其实,泉附着音符在起舞,曲攀着泉水在歌吟。天衣无缝。

周围一切都隐去,只有泉与曲的水乳交融。

其实,音乐喷泉,去年暑假已看过一次。早早地在最近的地点占了最前的位置。只记得,当时看的眼花缭乱,唯见水柱横飞窜起,水花凌乱热闹。心里暗暗失望:怎么音乐和喷泉都是自管自呢?牵强附会,貌合神离……

今夜,远远地看,远远地看,却看到不同的风景。

不禁,了悟。

近了,看到缺陷。远了,却发现完美。

2.

不知怎的,想到了爱情。文友琴儿曾描述:初初的爱是成群成群的阳光落下来了,像小雨,或是雪,软软地抱了你。初初的爱,是你与我,面对面站着,不说话,却有千军万马,浩浩荡荡地杀将过来。这初初的爱,便是远远地看。

远远地看,多么美好!你的笑容撞进我的眼,我的蹙眉惹疼了你的心。满心满眼,尽是好!风是香的,草是绿的,云是白的,人是好的。恨不能分分秒秒在一起,恨不能近一点,近一点,再近一点。

果真近了,再近了。却互相伤害了。这样的事情很多很多。他嫌她像攀缠的凌霄花,让他失去了自由。她嫌他老实木讷,让她找不到最初的浪漫。一些本真,渐渐裸露。如退潮后的礁石,狰狞着“现实”的斑点,尖锐的凸起凌空刺着,随时戳向最近的人。争吵,赌气,沉默,黯然,伤心,绝望……

“人生如若只是初见那该多好”成了很多人感慨的低叹。“学会像刺猬那样相爱”一些人如是说。或许,这都是告诉人们,不妨远一点,再远一点。

3.

远山,远水,远景,远远的情感都带着淡淡的色调。

不知何时,无限迷恋“淡”。淡淡地微笑,淡淡地生活。不羡慕烟花绽放的浓烈,却向往细水长流的淡然。不挣扎名利财富的追逐,却珍惜平平淡淡的拥有。“听任庭前花开花落,坐看天上云卷云舒”,让诗句指引生活的步伐,淡淡地从容。

小的时候,跟着外婆去拜佛。佛堂里观音,俯视众生,微微笑。那笑容飘渺着淡淡的禅意。一种洞悉一切的,了然一切的淡在笑容之上。凡人所谓的烦恼,红尘万丈的纠结,在观音的笑容里显得轻飘虚泛。

越发地喜欢喝白开水了。一杯,一杯,几乎不离手。寡淡至极,却也清淡至极。口腔里填满淡淡的水,充盈着润润的柔软,水顺着喉管而下,彷佛洗去尘埃,心也会变得宁静祥和。

有博友曾说:喜欢的歌,静静的听;喜欢的人,远远地看。

咀嚼,回味,淡淡地笑。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