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

作者: 人气:

【头条】

东京第一大商城的镇店之宝非烟于昨晚失窃,现场无任何设施损毁,门窗紧闭。经初步鉴定,是怪盗阿里的惯用手法。目前警方正在调查。

【东京机场】

在候机大厅,一个身穿黑色呢子大衣,一头红发,脚踩马靴的年轻男子,缓步走向登机口。在进入机舱的一瞬,只见男子扯出一个灿烂的笑,肆意而张扬,那红色的耳钉配着红色头发闪出异样的光彩。良久,薄唇轻启:“东京,谢谢你的馈赠。”

飞机,划破天际,载着那个神秘男子。

【中国东城】

东城机场,接机口,一位大波浪卷发的白皙美女立在那里,本就高挑的身材加上那双十厘米的高跟鞋,让其显得更加高挑。只见她神情冷漠地扫视着从飞机上下来的乘客,最终眼里闪过一丝懊恼,轻吐一句:“臭小子,又放我鸽子。”说完,不由得跺了下脚。这时,从身边传来一声轻笑:“怎么敢呢,谁敢放咱们大美女鸽子啊。”听着这个熟悉的声音,转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嘴角上扬,略带抱怨:“还知道回来啊,每次最后都突然失踪,还以为这次又一样呢。”男子双手一摊,耸着肩有点无赖:“那是因为之前是真的临时出了状况,赶不回来了。好了,回去再说吧。”“嗯。”两人并肩往机场外走去,俊男美女,吸引不少人眼球,在斜阳的映照下,两人不真实地有点像梦。

一出机场,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两人面前,只见一个年轻小伙打开车门,恭敬地道:“少爷,小姐,请上车。”大美女看着男子的目光扫过来,只得开口解释:“这是司机小林,差不多来了2年多了,你不认识也是正常的。不说这些了,先上车,大家都等着你呢。”

两人一路无话,车厢内的音乐流淌: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怀恋而又美好。只是当年的那个你,如今又在何处?最终,大美女忍不住开口:“寒,如烟……”欲言又止。男子表情平静,只是眼中一闪而过的痛苦泄露了他此时的心绪,启唇:“秋水,世上已没有如烟这个人……”秋水神情复杂:“寒,多年来,你还是放不下么?”疑问中又满含肯定。男子双目轻轻阖上,良久:“放下?年少轻狂,又如何放得下呢?不过,我还有你们,不是么?”“终究,如烟和我们不一样啊!”秋水心中惆怅,不再出声。车内又恢复成一片寂静。

当年,正是年少轻狂。心比天高的赵寒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活得肆意张扬。直到,遇到了那个明媚的姑娘——如烟。那个姑娘笑得真甜啊,让人不自觉地唇角上扬。那个姑娘声音真美啊,让人心底觉得温暖。从此,赵寒眼中多了一位素不相识的姑娘,细心珍藏。初夏的阳光照在身上,在心底洒下一片温暖。此时此刻,赵寒心想:让时光停留在这一刻,多好!只有这一刻,才是最美的时光。不用面对他人谄媚的眼光,不用看到佣人小心翼翼的身影,不用理会长辈严厉的呵斥。此时此刻,全心全意,满眼满心,只有那一位像太阳一样温暖的姑娘。

赵寒与姑娘的相遇,也许在路上,也许在湖畔,也许在旷野,也许在小树前,多年来,早已无人知晓。一开始,也一如想象中般,两人相遇相识相知,却并不相爱。当年,谁又能正在懂得什么是爱呢?彼此想要对双方好,却用着截然不同的方式。于是,只能从一开始的小矛盾变成后面的天天吵,时时吵,刻刻吵。不知,从何时起,如烟开始变了,变得蛮不讲理,赵寒只能一天比一天沉默。面对着赵寒的沉默不语,终有一天爆发:你除了沉默,你还能做什么?天天给我装哑巴,你倒是说句话呀!说着说着指着杂志上的一个地方,歇斯底里:你能给我优渥的生活吗?你不能。你能给我像非烟一样的珠宝吗?你不能。你不能,你甚至连吵架也不愿意和我吵。最终,摔门而去。屋里只留下男子一人,疲惫又悲伤:我只是,不想伤到你。

然后呢,没有然后。最后,物是人非。

“少爷,小姐,到了。请下车。”小林恭敬的声音传来。睁眼,满目悲伤已被掩去。有些人,只能怀恋,无法同行。新的征途即将到来,过去的,埋于心底。现在的,好好珍惜。未来的,敬请期待。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