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来时,花暖思绪凉

作者: 人气:

东风吹皱眉弯,暖了旧岁你执手剪出的窗花。是谁在不同的天涯,看那悬在半山弯的月牙?是谁在春寒的夜下,执笔叙写绵延的牵挂?窃以为,那是你走过三月时擦不去的泪如雨下。

——题记

曾几何时,雁字几行,自以细细拓印了过往。南书寄去的音响,惊凉红妆。曾诺,纵使觑见满城霜降,也可执手沧海相望,淡漠沧桑。你道,我长袂下的阴凉,是伫在心头抹不去的浓伤。我素妆,不为惊却倾城,只为与你共暖时光,守得情长。

青花漫山开败,我踽踽一身素装。见你倾心画眉整红妆,风吹白幔,自许地老天荒也待得共枕寒凉。诺一世,自此执手共度寒窗红烛下。

我在院墙下,细数流年过往。直至流水渐浅,暮色残阳下。冉冉浮云,飞渡流光。也罢,空牵念,转眼执念缱绻。

何时,你只知晓你的愁喜,却不知我心细腻?

你可知,你拂袖决绝而去的离罢,是我永远见不到的天涯?你可知,一见倾心却要守候一生的执念,是我竭尽此生都难以忘却的缠绵?

曾想,海誓山盟是可长谈佳话。日久炎凉,我只在湛湛的光阴下,在凉彻如水的夜色下,拨开弥漫的心尘,看到的却是你红尘铁骑踏破的伤疤。

我的笔尖,载着沉沉的思念。一笔一划。自始至终,却只是一纸被时光了凉透的荒唐空话。墨痕下的寂寥,是弦断曲罢的难诉,是百转不尽的柔肠。

我在黯淡的窗扉下,一针一线,刺穿心纱,净植了满池亭亭荷花,却不见你渡船来作画。原是我空自牵挂,泪如雨,丝丝如挂。暖风人未归,卷琉帘,一树无主月下桃花,依稀寥落寒星下,摇曳枝桠。

罗幕轻纱,独步楼阁上,遥望暮色下,远山小桥流水人家。生根思念如不断袅袅炊烟,迷蒙誓约芳华。我知庭院寂寂,却不肯为你出离。唯恐,错过一瞬,一念骤成一生苍苍白发。

不见渡口人影幢幢旧时话。杯盏停泊画船,翘看柳畔绿水人家,梁上燕语呢喃。阶上苔痕积聚厚薄印人伤痂。枯叶起伏见你初时多情模样。

自去世事再续难,经年再不约期逢。一别山高,不恋水长,一念自此路遥。酸楚是字字戳心,拈手难遗忘,是夜黑风高下,再疼若是泣不成声。合十手掌,有你旧时余香,拭不去,满笺泪滴堂皇。

山月可知我隔着万水千山的心话?柳絮葳蕤,你我生瑟。三月我的话语,叨叨絮絮,湮没在湿漉的雨。我在老旧的窗檐下,听雨打着窗纱。在清浅的梦里,淋漓了一枕冰凉。泪落成壑,隔着你和我。

思绪不羁地策马天涯,湮开水墨,恣意涂抹。风轻轻,云淡。闻得钟声露于远山,藏着黄卷青灯孤寂。晨钟暮鼓,抑或长袖善舞,回眸也终究凋零成土。我自脉脉回顾,空自辜负。

不思量,日久两相忘。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