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底爱谁》

作者: 人气:

《我到底爱谁》

文/罗强

其实谁也不能免俗

当红明星葛优 舒淇

当红明星姜文 出轨的文章

自杀死了的90后打工诗人许立志

写文字的不过是群无能之辈 一群流氓痞子罢了

但凡能够干点别的 谁当什么作家

王朔那厮不就那浑样吗

你骂谁不是骂吗 我骂你也就那样

借口都是弄文学艺术的

不过骗吃骗喝 骗财骗色罢了

谁能免俗啊 年轻人不过是因为年轻才单纯而已

我妈妈说过眼睛还没见过肮脏的东西而已

莎士比亚?大文豪可笑,他豪在哪里了

谁也不能免俗 谁也别给我装逼

还什么青年彝族作家诗人

谁装逼我骂谁 骂了还继续的

我叫古惑仔砍他

其实谁也不能免俗

什么伟大诗篇

不过分行的废话无病呻吟

没有女票明天过光棍节的才会写诗

这时代说自己看的清可以六根清净的都是假的

什么大师 什么活佛 什么禅师

都是厚黑学吧 都是网络游戏的开发者吧

你是码农还是码字的

你是说废话的还是拯救全人类的

你是抑郁症还是神经病

你是少数民族 还是多数民族

你是外国人 还是炎黄子孙

这都是些傻逼可笑的问题

重要的一点是无论国家主席还是三里屯妓女九里堤乞丐都得吃饭

要不然都得见阎王

别在我面前提什么经典世界文学名著

我就是自己的名著 我就是自己的太阳 我就是自己的神

一个不发疯 不成功的时代

一个富人移民 穷人卖身 知识分子抑郁的年代

一个高楼大厦比人的生命更重要的时代

水泥的丛林有什么值得好留恋的

乞讨都要在成都的言论

四处车水马龙喧嚣的所谓的城市

汽车像棺材 高速路像黄泉路

上面载着十八大后被拍下的老虎苍蝇

什么政党信任危机

什么国家之前途、

重要的永远是人的命

人民百信每日的三餐和真实的生活

不是什么国家 不是名誉 不是各种奖 不是经济体世界第二

不是什么十一五十二五目标

写在纸上的和嘴里吐出来的都是空谈

你县委书记开着一排排的宝马奔驰视察民情

你视察个屁啊

你香车美女的到老百姓面前去炫耀什么

难怪是心理作用

这个时代每个人都有病

穷二代变成贪官是因为心理补偿

年轻时没姑娘没爱情以后就包二奶

穷够了 穷怕了环境污染也要拿下gdp

外国侵略者太厉害了 南京大屠杀我们有阴影

全是心理阴影

中国人的心理问题那么厉害 跳楼的却仅仅是那么几个工厂流水线的农村诗人

富士康是不足够的

这可真是一个奇迹

屈辱之下 我们抬起头来拼了命的发展经济

面前是一大桌豪华的盛宴 却仍然感觉着饥饿

我们的车模光鲜亮丽的大腿外表之下 还有大腿内测的痛苦和梦魇、

谁来拯救中国人的精神世界 我真的很想知道

不仅仅是轴距是干不过胸围的

而且还有你看不到的许多东西在黯然酝酿

一切都在隐秘的进行中

双十一是马大师的成功

而谁又知道这是个极其可伶的人

大众愚弄的小丑罢了

饭后谈资罢了

任何一个所谓的名流都是小丑罢了

任何一个所谓的名利双收的人不过是自我感觉良好罢了

你是谁 你已经迷失自己

你越害怕 成功 你越想成功

你越来越明白

你看到的仅仅是冰山一角

仅仅是所有事物中最无足轻重的那一点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你其实一直在被蒙骗

被自己骗了

你所不知的是最该领诺贝尔奖的人没有领奖

所有真正的成功的人你都不认识

李彦宏 马化腾 俞敏洪之流不过陪大众玩一玩游戏而已

你啊 生活泠暖自知

你啊 人生还是自己掂量着走吧

心灵鸡汤鸭汤的都无用

永远都不要听别人的话

那永远只代表别人

最了解你的需求的还是你自己

意思就是你爱怎么发泄只有自己知道 唱歌或者 一晚一包烟

或者

你爱什么样的姑娘只有自己知道

不一定是彭麻麻

你要知道名声好的仅仅是名声好

她们都只是维护了名声而其他什么都没有

或许一个女人会信任你把自己的全部交给你

她没有隐私

她是艺术家

或许那个姑娘叫舒淇

或许

那个女人叫舒淇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