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寂寞的星空

作者: 人气:

编辑荐:我想抓住某些东西,在有生之年,或者说在某些东西消失之前,紧紧抓住。并不是特意为了什么,只是想在迷茫,苍白无力的时候,知道自己还有坚定不移的信念,会明白,哦,我要加油。

夜还不太深,外面还很吵,有人在喋喋不休说着话。其实我也只是想说说话而已。

昨天放学后去赴约,一个在外地念大学的朋友。她说不开心,所以就回来了。我们认识有八年了,她一直是那样子,交不到什么朋友,性格孤僻,我行我素。那天在甜品店一边吃着西多士,一边听她抱怨她的舍友。吃完东西,我问她接下来去哪里,她说回家啊。其实,我不想那么早回家,我不知道回家要干些什么。可是后来还是回家了。雨下得很大,没有要停的意思。为了找零钱搭公车,在路边摊买了两串鱼旦,撑着伞,在雨中吃完。那时候,觉得生活就该那样子,摸得到,抓得着。

她下车后,我还有好几站才到。一个人看窗外被大雨浸泡的世界。车内在播一首歌,一首伤心的情歌。脚边的红色格子伞一直在滴水,把鞋子都弄湿了。我没有管它。

回到家,吃饭,洗澡,听妈妈抱怨,听爸爸说教,上网。三更半夜,睡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有时会看一整晚的书,很累也不去睡。吃饭时一定会把碗里的米饭吃得一干二净。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把留长的指甲全部剪掉,一点白色边边也不留下。诸如此类的习惯,在微博上被贯上强迫症的症状。起初,我很不服气。渐渐,我承认,也许,有一点点的强迫症吧,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其实,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承认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像承认了曾经喜欢过某某人,现在不喜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上网看《星空》,几米的故事,从小时候就喜欢了。其实一直很想去电影院看的,想说电影院的效果更震撼,更有感觉。听说邻城某电影院上映了,于是星期三和几个同学饭也没吃坐了一个小时左右的车去邻城的电影院。柜台卖票的人说昨天刚好落幕了。听到那句话时,心里很失落,忽然丢了什么似的,又塞满了什么,膨胀得难受。我知道,丢掉了满怀期待的心情,塞满了失望。最近一直滋扰内心的,失望。

同学说不能白来一趟,于是看了别的电影,《丁丁历险记》,3d的,看得我头晕脑胀,全身酸痛。即使那样,我还是十分投入电影。看电影的时候,无论是爱情片亦或别的什么类型,无论是哪个国家地区,无论别人评价怎样,无论是看第一遍还是第几遍,我都会十二分认真,全心投入。我认为,那是对电影制作人,对演员,甚至对电影本身的尊重。从小老师不是有教吗,要尊重他人的劳动成果。所以当我看到别人看电影时走神或者不认真投入甚至分心做别的事情,心里恨恨的,我会忍不住去提醒别人,专心看啦。近乎偏执,也算强迫症。这样的我,有时会让人讨厌。被误解。

看完电影几个人赶最后一班车回学校。一个小时的车程感觉比去的时候缩短了些。坐在最后排靠窗的位置,窗户没有关紧,秋夜,凉丝丝的风直往脸上吹。车子在城市的夜晚向每一个目的地驶去,路灯每隔几秒就从眼前扫过去。那时我大概面无表情,反正没人在意我。那晚同去看电影的是一对情侣,女生是我的舍友,男生跟我也算熟,两人都是同班同学。感觉我做了一回特大特亮得电灯泡。还好我是安静少话的人。不过那次之后,我就再也不会和一对的情侣朋友出去。多余感仍然在心里蔓延。

看着他们幸福的样子,忽然想,有多久,没有遇上一个喜欢的人呢?确实好久,好久,没有遇到了。

前些天,哲学课上开展了一个新辩论赛,我们班对工管班,辩题是恋爱的过程和结果哪个重要。我们班是正方,恋爱过程比结果更重要。我只作为观众,本无心观赛,可辩论实在进行得激烈,双方辩手唾沫横飞,激动得脸红脖子粗。我听到反方说了一句我十分不赞同的话,心里憋得怪难受的,于是轮到现场观众发言时,我等不及邻座同学说完便抢了她的麦克风,在别人面前一向少有表现,寡言少语的我,第一次把不认识的对方辩手驳得目瞪口呆。后来好友告诉,看不出来,你说话挺厉害得。我也不晓得当时自己吃错了什么,有那种胆子。比赛的结果是,我们班赢了。

有好些要好的朋友,可是吐露心事这类事请,我还是更愿意交给纸和笔。一个人在夜里或者午后,泡一杯浓茶,静坐发呆一阵,然后握着笔让它代替嘴巴,说我想说的。

其实从很早的时候就断断续续写过一些故事之类的,很认真地修改,打到电脑上,然后投到各种刊物,每天都在等待,那种忐忑的心情直到现在依然存在。前些天,一下子等来了几个月前投稿的回复,十几封邮件,全是退稿。那时我想,放弃好了,这个所谓的梦想。可是当这个念头闪现在脑海几秒后,被我打消了。坚持了六年多了,凭什么放弃。坚持一下下,说不定就会被认可了。

我长这么大,第一件坚持的事情,就是写作了。后来我想,就算没什么作为,毕竟也一直写着,一生,多多少少,也留下点什么了。活着,也就有了与别人不一样的意义了。

懂得这样想,也是一种好的改变吧。什么东西都会变,什么东西都会消失。记得《星空》里有一句类似的台词,爱会消失,那就在爱的时候紧紧抓住它,大概这个意思。所以,我想抓住某些东西,在有生之年,或者说在某些东西消失之前,紧紧抓住。并不是特意为了什么,只是想在迷茫,苍白无力的时候,知道自己还有坚定不移的信念,会明白,哦,我要加油。

我知道有很多人和我一样热爱文字。每当看别人的文章时,心里总会由衷地佩服,别人,比我幸运多了。可是,我不会放弃,在写作这件事上,我不。顽固偏执得很。好友总是这样说我的。

已经很晚很晚了,或说是一大早凌晨几点了,外边黑黢黢的,夜空连半颗星都没有,什么也没有,一大片黑暗,在这寂寞的秋夜,等待着,下一个天亮。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