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甲

作者: 人气:

阿甲没有像他说的那样平静地从这里离开,他哭了,像个孩子。

老兵们常说,如果阿甲的父亲没有过世,兴许阿甲会留下来。

阿甲的的脸上长了一些红包,所以很容易能认出他。

后来,跟阿甲熟了后,我们会跟他开玩笑说,“阿甲,你脸上为什么有那么多包,”

“新兵蛋子,班长的这叫青春豆,还年轻哩”,阿甲总是笑嘻嘻的这样回应我们。

阿甲的家在农村,有一个上大学的姐姐,听说阿甲每个月都会寄钱给姐姐,那时候阿甲的津贴不是很多,大概不到两千块钱。

阿甲邀请父母来北京的时候,我记得是我在这里的第二年。

阿甲带自己的父母去了很多地方,很多是我们可望而不可及的地方,甚至专门租了一辆车。

也因此阿甲欠了很多钱,足有他两年的工资那么多。

我们都很不解阿甲这种“大手大脚”的行为。阿甲什么也没说,只是保证会把借的钱一分不少的还给大家。

阿甲的父亲在回去几个月之后被查出癌症,是晚期,很多人不敢相信,包括阿甲自己。

我们见过阿甲的父母,都很健康,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阿甲没有来的及见父亲最后一面。

阿甲从家里回来以后,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

在我第二年快要结束的时候,调入到阿甲的那个科室。

八一建军节那天,我无意的问到阿甲借钱及父亲的事上。

阿甲最后说,

“我不后悔”

“我不后悔”

一连说了两次,说话的时候他一直望向窗外翻着亮光云的上面。

直到阿甲离开,我才明白阿甲“不后悔”的含义。

阿甲想把最好的给自己的父母,是不能用金钱衡量的,阿甲不知道自己的父亲会过世,依然超出自己的能力借了很多钱。

换回我们,我们会那样做吗,只是为了父母。

谁会坦然的说我不后悔。

阿甲的父亲突然离世,阿甲事先毫不知情,阿甲把自己“最好的”给了父母,对于父亲,阿甲不后悔,。

在父母健在的情况下,谁会像阿甲那样,在父母离世时,谁又会像阿甲一样。

阿丁说,阿甲在他退伍的那年头几个月,还清了欠款。

写完他时,看向窗外,太阳从几天来阴霾的乌云里露出脸来。

此时不过八点四十七分。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