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

作者: 人气:

死了

今天我看见经常跟同事吵架的部长哭了,

然后我沉默了。我忘了自己在什么时候就不会哭了。

也许是在小学掀女生的裙子被叫家长的时候吧,也许是在初中跟老师、同学打架被开除,老爸苦苦哀求老师并用他粗糙的大手狠狠得揍我的时候吧。总之,我是真的忘了我在什么时候就不会哭了。

在我眼中,部长是一个像火一样的汉子,在办公室发脾气、跟同事争吵、公开骂下属、甚至于顶撞老板……这些类似家常便饭的粗暴事迹在我们看来都习以为常了。也许在大家眼中,部长也是火一样的男人。但这个火一样的男人落泪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在我看来并不可信,一个男人无论在何时何地都不应该落泪的,更何况这个为人像火一样的汉子,做事像风一样的男人,居然一个人偷偷的反锁门,在办公室里流泪。我感觉这是对我心中的部长的一个极大的侮辱,对男人而言,也是一种极大的侮辱。

那个火一样的汉子,风一样的男人,在我心中的形象瞬间崩塌了,感觉就像搁置的烂尾楼一样,失落的情绪像杂草般刹那间把那坚强的形象包裹住,变成了堕落、腐朽的代表词。

我仿佛嗅到“尸体”的味道,那是男子汉落泪后委屈的“尸体”,是那个风一样的男人,火一样汉子坚强崩塌后的“尸体”。

没有人知道知道发生了什么,没有人知道他受到了怎样的委屈。只知道这个坚强、暴力的汉子哭了,哭的是那么得伤心,他把我心中的那个可以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汉子哭“死”了。

也许我们都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坚强,我们都戴着伪装的面具,把自己想象成一个长满刺的刺猬,总让人无法靠近,同时自己也满身伤痕。

当伤心的恶魔掀开我们坚强的面具,当伤心的剃刀剖开我们的身体,看到的是我们满身的伤痕,还有一个个泪流满面的孤魂。

对不起,我无法帮助你。我只能在心中铭记你曾经的坚强,铭记你的仗义恩情,铭记你……

三万里黄沙与热血,五千年雄风伴豪情,真男儿自当马革裹尸、手握吴钩、自把豪情放胸中。任狂风、协暴雨,煮酒笑天下,仗剑走天涯。

谨以此文献给…….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