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世叹

作者: 人气:

1994年十月七日,在一个错误的日子,在一个错误的年代,我出生了。我并无标榜自己的虚荣之意,相反,我的存在就注定是这个世界的漏洞,我被上帝编好了程序代码,然而系统提示我说完全不能兼容。

我理应有权利拒绝降世,在上天的圣光洗礼下,人人都是平等的,但无论是正确的我降临在了这个错误的时代抑或错误的我降临在了这个正确的时代,我生存的平等的权利就已经被剥夺了。

每当看到电影或者动漫里的一类主人公,他们生来因为先天内心里就寄生了野兽和鬼魂而倍受世人歧视甚至是忌惮,我便有一种感同身受之情莫名而发,我有着和他们类似的经历,遭受过和他们类似的处境,伴随着偏见走到今天,原本心中的小恶魔得以在恶性循环中日益膨胀,由此越发和身边的一切格格不入,越发受到常人的排斥。

岁月的考验磨练出我坚韧的意志和平和的心境,我努力看淡眼前的一切,甚至是自己的生死,旁人对我的偏见显得是那么不值一提,我的耐心早已达到了极点,经验告诉我解释意味着浪费自己的感情和生命,活出自己的骨气和意志才是最成功的,或许这么想便可以解释为何上帝要把我这样的“异类”安置于世,“试验品”的概括恐怕再合适不过了。

不过,试验品有试验品的尊严,试验品也有试验品独特的活法,自暴自弃可不是造物主希望看到的结果,我庆幸自己能够领会主的用意,毕竟特殊待我换个角度讲就是偏爱和器重我。“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胫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我虽然没有经历这样艰苦的生存条件,但心灵总在排挤中律动何尝不是一种更加困苦的折磨呢?如今还在修炼心境途中的我,早已习惯了孤独和偏见,世事再怎么对我不公我也等闲视之。暗影是我的衣钵,鬼神是我的伴侣。

身处这个新奇的世界,我在荆棘丛中徜徉,也不时发现美好的一隅。毕竟我还有一颗血肉做的心脏,基本的感情还是具有的,尽管可能并不像正常人那么敏感,也不像正常人那么善于表现。然而,美好的事物对我总是可望而不可即,我的编程里貌似对美好的东西带有防火墙,在我主动想获得时才发现美好都是带刺儿的蔷薇。

我想对着天呐喊“我也需要爱、也需要关怀、也需要被人理解的感觉,我并不想始终做被命运设计好的机器,也不想为了试验的目的就此牺牲!”年龄的增长免不了叛逆,我没有经历过青春期的叛逆,但是如今我开始对上帝叛逆,对自己的命运叛逆,我不愿屈于接受那无情的安排,使命我当然会至死不渝地坚守,但请允许我也体验一场正常人的生活。我始终苦苦地等待能和我兼容的人出现,哪怕是只有一两个,都是莫大的幸福。

嗯,上帝,毕竟是上帝,只要存在的就是合理的,我也并非真的就被世界所遗弃,对的人还是会在特定的时间出现,虽然寥寥无几,但对于我几乎就是全部了;不再延续屡屡碰壁的遭遇,不再承受一味的偏见,也不再增长孤寂而冰冷的心,让我静静地守望那“对的感觉”……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