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无声

作者: 人气:

经不住dong所说的那本《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的诱惑,叶禾决定去她的科室一睹为快,并顺便送午饭给她。路过一家钢琴专卖店,呆呆地站了很久。很多台黑色的钢琴静静地摆在那里,黑白分明的琴键映着柔和的光,显得那么高贵,让人屏息。再一次想起那个寂寞而华丽的梦。即使近在眼前,却无法触及。因为是虚幻的梦,所以可以穿越时间和空间。而眼前的太真实,所以怎么可能。

就在叶禾的眼睛快要被那些黑色灼痛的时候,手机震动了起来:怎么还不到?饿死美女我啦!

于是收起思绪离开。

厚厚的一本《中国国家地理》摆在桌面上。dong吃得不亦乐乎,叶禾亦看得津津有味。

果然是极其唯美的各种景观,山峰草原溶洞河流沼泽沙漠湖泊,美得让人眩目。难怪ch极力推崇。和dong一致感叹:太过绝美了,多是不能为我等凡人所能触及的。

接着是絮絮不止的闲聊。叶禾和dong总是有说不完的话。很多小事经dong的口里道来,形象生动,忍俊不禁。她总是有着让叶禾吃惊的记忆力,经历过的事看过的书和别人说过的对话能一件件一段段一句句清晰地说出来。而叶禾通常都是过了就忘,然后很久之后再去将其一点一点的记忆起来,用文字记述。如果想不起了,那么就永远丢弃了。

聊到各人的无奈。快乐已经被清楚地标明了只有这么多,珍惜一词又有何意义?越是快乐就越是惶恐,它日别后如何独自去面对这些相似的簿日晨昏?这些一起的欢声笑语会不会灼痛了记忆,却再也无力去呵护彼此的快乐……而当终不可避免地远离了彼此的视线和鼓励后,是否仍能拥有这样灿烂的笑容……

聊到了梦中的凤凰城。ch前几天刚去凤凰城游玩回来,给每个人带了一幅麻布蜡染画,浓烈而恰当的色彩,流畅的线条。画中女子古朴的民族装饰,或恬静或妩媚,或羞答或神秘,都是一派的尘俗不染。还有那厚厚一摞的相片,烟雨笼罩着的吊脚楼,悠长的石板路,矣乃的水车,还有那一间间各具特色的小酒吧,处处无一不透着一种浓厚的民俗和文化的气息,让人迷醉。在羡慕ch之余,各自叹息:凤凰……何时,我们才能走进你宽大的怀抱呢?……

很多时候,叶禾都是坐在寂寞的空气里,对着闪烁的屏幕自言自语。

ch……你没有等我……

你没有等我成长,在我还是个自闭的懵懂的小孩子时,在我还不懂得什么是爱,怎样去爱时,你爱上了我,爱上了那样的一个我……

而当我开始在梦中,努力向着你的方向靠近时,你的身影已翩然独步九州,一双履足下千山万水……而现在,你终还是转身,走出我的视线。穷尽我所有的力气,终究都还是跟不上你的脚步……

你为何,不停下来等我一下呢?

既然无法跟上你的脚步,那么我只有站在原处,等你回返的归程。可你……却不会再回头。

就在叶禾的心情灰暗得化不开时,佩佩打来了一个电话,兴奋地说着她那里被划为旅游景区了,整个村子将被规建成一个民族文化村。叶禾突然决定去看一看佩佩。路途很漫长,叶禾于是一遍又一遍地回想着第一次去佩佩家的情景:因适逢那里的歌圩日所以在经过一个广场时有很多的人在对唱着山歌;然后车子在路况很差的泥路里颠波了很久。

然后到了一个渡口,一张破旧的小船,船夫拉着绳子把人和物来回接送着。佩佩的母亲站在门口欢喜地迎接,穿着对襟的衣服包着头巾。第二天天还没亮叶禾便听见佩佩的父亲起来杀羊的声音……叶禾的嘴角微微地扬起,手里的笔在不停地写下这些幸福的回忆。旁边一男子说:英语很不错啊,写得这么流利。叶禾笑笑不做声。叶禾写的不是英语,只不过是喜欢用拼音来写日记而已。为此dong没少声讨叶禾:你丫干嘛老是用字母来误导广大人民群众?

三年没见,佩佩还是那副瘦弱的模样,只是脸上多了一份母性的祥和。佩佩很大声地叫着叶禾的名字扑了上来,喧闹几句便一指身后那个抱着个小孩的男子:这是我丈夫和儿子。叶禾略微一怔笑着打了声招呼。

因整个村子正在规建中,很多房子还没有起好,佩佩一家三口暂时住在一间很破旧的房子里。但佩佩的脸上满是藏不住的幸福,也是,夫妻恩爱儿子乖巧,一家子其乐融融的,能不幸福吗?叶禾心里无比的羡慕起佩佩来。

叶禾只住了三天便不得不回去了。在这三天里佩佩带着叶禾在那个生机勃勃的小村子里来来回回地转圈,兴奋地指划着这里那里将会被规建成什么什么,还带她看了那个刚建成不久的水库和发电站,每天做各种壮家小吃和鲜美无比的野菜宴,令叶禾吃得惊叹无比。在离开的那一刻,叶禾在心里说:我还会再来的!

一个人年轻的时候,心离梦想最近。因为所有的豪情壮志,激情与拼劲,义无反顾,都会被演绎得淋漓尽致。

2004年10月,ch开始策划着2005暑假北京——敦煌的骑行之旅。于是征集队友,设计线路,每天进行大量的运动训练,忙得不可开交。叶禾日渐沉默。ch距离她是越来越远了。甚至于连一句问候的传递都略显涣滞,无法走近他的世界。

2005年五一期间ch和队友计划骑行去秦皇岛,历时九天。出发前给叶禾寄了一封信。叶禾看着信封上那熟悉的字迹满心的欢喜,一如以前每次收到ch的信时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但是……脸上的笑容还来不及完全绽放便已凝固。心里什么东西轰然倒塌,无数的尘土飞扬起来,遮天闭日……

在很多很多的时间里,叶禾将自己沉沦在各种小说中,暗无天日地,不想让自己醒来。叶禾知道自己是在逃避着那些不想面对的痛苦,和种种无法挣脱的现实……

觉得只有文字才能给予自己些许的温暖,却也是它,衍生了自己太多的哀伤和痛苦……

穿行在不同的人不同的喜怒哀乐中,那柔弱的心毫无抵抗力地,被那些虚构出来的人物的幸福和伤痛一次又一次地侵袭,却乐此不疲。所以很多时候叶禾都会觉得自己像已经是一个饱经沧桑的人一样,带着有点苍老的心态,或忧伤,或微笑,或无所谓地,又或很理智地,过着一天又一天。在安静地等着一切结束的那一天的到来。是的,有开始就必须会有结束。这是红尘中每个人注定的无法逃避的,劫数。

得知ch骑行敦煌的日子定在7月中旬。叶禾便开始不停地折着千纸鹤。我要为他祈求平安,这是我唯一可以做的。叶禾轻轻地对dong说。于是jiaojiao,dong,lan,还有jier一如往常那样宠溺地对叶禾说:放心,我们会陪你一起为他祈祷的。收到那一大盒颜色各异的纸鹤时,ch感动得有点手足无措:每一只纸鹤都承载着那样殷切的心愿和真诚的祝福啊!

而对着如此多的鼓励,ch想自己更加能坚定地走完到终点的。

2005年7月13日ch和三个队友从北京出发,路经石家庄、太原、西安、兰州等城市,预计一个多月后到达目的地敦煌。于是每天天一黑叶禾便给ch发信息询问到了哪里,住下了没。等ch回了信息才能安下心来,拿出地图按着比例点上一个圈写上一个地名。虽然ch回的信息都是吃饱了住下了之类安心的话,但叶禾知道他们每天的路程都走得难辛无比,很是心疼却又无法可想。有一次ch睡着了没有给叶禾发信息报平安,叶禾心里无比的恐慌,发了疯似的一遍又一遍地拔打着ch和他的队友们的手机,都是无法接通的回音。就在叶禾快要崩溃的时候,ch的一个队友回了信息说已经在安西住下了,叶禾心里一松泪便流了下来。

ch从敦煌回来后给叶禾寄了一个小包裹。相册、刻录的光碟、哈达、风雨化石、藏珠链、飞天画册,甚至还有一小袋鸣沙山的沙子。其中的一张相片上,是用很多的千纸鹤在沙子上排出一个“r”的字母。叶禾便幸福地笑啊笑啊,终于泣不成声……你把我对你的爱,埋葬在敦煌的黄沙里。那么我又该把自己的心,葬在哪里呢?

窗外无声的雨丝密密如织,将人的心情也笼罩着无处挥发。叶禾拿着电话本翻了半天,最后拔通了佩佩的电话。佩佩忧喜参半地说她唯一的妹妹也要出嫁了。她家里就她和她妹两个孩子,这样一来家里就只有父亲母亲两位老人孤独地过日子,心里很是放心不下。叶禾漫不经心地哦了一声,突然问道:你父亲什么时候退休?叶禾记得佩佩说过她的父亲是一位山村教师。佩佩愣了一下说:大概明年吧。不过我们这里的学校极其缺乏教师,不知到时能不能退下来。能退下来的!叶禾说。佩佩说希望吧,却不明白叶禾为什么会说得如此坚定。

放下电话,叶禾有点恍惚:自己真的可以这样随心所欲么……

时光是如此的漫长。生命在一日复一日的消磨里,将会沉淀成怎样的底色?

人生本寂寞。所有的记忆不经意间都会渐渐变轻变淡的吧……

从此,将唱尽梦魇。唱尽繁华。

数不清的长夜里,叶禾总是疯了似的去铺陈那些时光碎片,拼命地想去再触及那些只可感知的却早已消散了的声音。不知不觉地已是泪流满面。

那样蔚蓝而干净的天空;那一望无际的摇曳的花海;那冷冽的风和漫天的尘沙;那有着顽强生命的红棘花;那个坚毅的身影……这些记忆在有生之年,还有谁能给予自己呢?思绪曾随着那一双履足飞翔过啊,越过千山万水。

叶禾知道,所有的美丽,源于岁月的堆积。曾为那一个名字,燃烧了所有的热情。最终却明白到,无法彼此辉映。隔着一层层若有若无的幕,永远都无法照亮彼此的心底……而从今以后,再没有谁可以带自己去超越,那个名字曾让自己的思绪飞翔过的高度……

将心绪放遂……连自己也都不再明白内心的方向。所有的喜怒哀乐,不过是随兴而致。此后不再去记忆,文字有时只不过是一种无聊的堆砌。一段岁月也不过是一次恍惚的失忆。

叶禾有时很是懊悔,其实一直是自己用文字将太多东西渲染得模糊不清,以至错失了太多东西。所有的路不过都是只两个方向:去面对,或者放弃。拥有或者失去,都自各有它的另一番景象。

情人节的前一天,叶禾收到ch的信息。“你是记忆中最美的春天,是我再难回去的昨天,你像鲜花地绽放让我心动,也许就在这一瞬间你的笑容如晚霞般,在川流不息的时光中飞扬。——许巍《时光》”

从来就没有人能回到从前。而我,也不再是从前的我。

现在的你与我,都已经离那段年少时光很远了,不是么?站在人生另一个阶段的起点的我们……是否可以重新开始一种全新的思想和生活呢?

ch仍是一贯地沉默。叶禾于是轻笑而过。

时光继续在不紧不慢地流淌着。

但终究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挥霍。还没过完年大家便都收到了lan的请柬。彼此震惊感叹之余,皆沉默不语。叶禾没能回去参加婚礼,只发了一条信息:张灯结彩欢笑深,回首揖别慈母恩。刘家杏女伴郎去,当结幸福是近邻!那一天无比的惆怅。ch舍弃如画的美景从凤凰城赶回,终因车次误点而错过了喜宴。dong做了伴娘。后来偷偷地告诉叶禾说那天她的眼睛湿润了好几次,一半欢喜一半感叹。

叶禾在想:有谁,可以真正自由地选择走自己想走的路呢?再多的抱负,再美的幻想,最终都是无奈地屈服于命运。如ch,那片遥远的土地非是他心中所愿,可他却只有让自己在那里印下足迹……如自己,又怎么能走得出父辈的那种生活模式呢……还有dong、lan、jier她们,再多的不情愿,也只能掷孤一注地赌上一生……

青春散场后,我们都会幸福么?

相聚过后,欢笑过后,我们各自踏上自己的路途。这一次,要走的是彼此都慎重地抉择出的人生之路。一转身,再不能回头。各自走进生命的另一段旅程。一步一步地走进岁月的风疏雨骤,所有的事情都不再如以前那样脉络分明。很多的事情掺和在一起,来不及茫然四顾或感叹,也来不及呐喊一声或悼念一句,就发现自己已经站在另一段人生旅程的起点上。

从此将一别经年。

道一声再见。

下一次,相聚在何年?

没有预期。没有着落。所以,也不用翘首期盼。

不过是,缘聚缘散,缘如水。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