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选择让人怜悯

作者: 人气:

当夜深人静时,才发现诺言只是可笑的谎言,一句你是个好人,就能让你从绝顶的巅峰落入深不见底的深渊,沉醉永恒。

——题记

当梦想拥有自由时,开心,痛苦只是那无谓的选择,我们所追求的,所幻想的从那梦幻般的诺言中来到现实,摔得体无完肤,可执着的等待这,跪着求着希望这不是真的,不是我们所希望的,可残酷的现实只是让你慢慢的去面对,深夜里一个人想着她在你身边的日子,梦到醒,哭到醒,累到醒,才发现她正躺在别人的怀抱,温存这说着你所说的情话。

一次次,一时时,一夜夜,才明白自己的诺言在她心中就如那上厕所的纸片一样,一次的拥有变成了永恒的抛弃,想着哭着,抱着自己的膝盖,等待着黎明的到来,黑暗的孤独是如此的漫长,黑暗中的希望是如此的无力弱小。

感觉黑暗的过去,希望的到来,黎明的降临,抬起头来才看到那傻傻的眼光中已经没有泪水,没有希望,痛苦、麻木、傻呆的看着为她准备的抱枕,就如看到她早上起床时那害羞的拉起薄薄的被单,怒骂着你转过头去,都看一晚上了,还看。可她不明白的是看着那诱人的身材想着的不是夜晚的疯狂,也不是早上的陈训,而是那厚重的责任。

两个人的日子是幸福的,是没人打扰的,看着天空的骄阳缓缓西落,看着黄昏的余光照耀在那苍白而又泛红的面孔,希望着就这样老去,就这样埋进同一坟墓,地老天荒,把永久变成永恒。

两个人的日子是快乐的,看着手机上的短信,看着qq里的情话,看着两个人把幸福与希望慢慢的录入那缓慢流失的岁月里,笑着幸福着告诉对方是多么想马上见面,多么的想把对方融进自己的身体里,不离不弃生死与共。

四个人的日子是悲惨的,父母的不同意,对方的死硬不改,站在那如赤道一样的平衡线上帮了这边落下那边,感觉自己连那卑微的寄生虫都不如,安稳这边,用时间去磨平那边心中那裂开的伤口,觉得那伤口是要用一辈子,去磨平的,不留伤疤的。

两个人的日子是可怜的,陪伴着心中的歉意,与那温暖的阳光让对方来了解自己,可一次次的提出分手,让自己无从面对,总感觉给予他的时间不够多,给予他的物质不够好,努力拼搏,努力去奋斗,得到的只是那句需要了才来看我陪我。

三个人的日子是悲哀的,寒假远方的打工,与夜晚出去的happy,到倒入别人的床头,却不知道远方的那个傻瓜不知道从那学来的思念牵挂与她的身上,让那傻瓜噩梦连连,却以为是撞见不干净的东西,直到回来那傻瓜过生日吵架时才说到跟别人睡了,傻瓜不理她时,才说那是气话,就这都能相信,都能昧着良心去原谅对方是那傻瓜的不对。

三个人的日子是秋后的暴雨,让人无法从那失望与伤心的深渊中爬起,把那深深的伤感留到那破碎心中的深处,好好的保存起来,直到电话没人接,短信没人回,等待坚持到有个人接了电话都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只是相信这是宿舍楼下随便找的人。

直到三更时分电话过去还是一样,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那种无助的绝望,还有那天空的黑暗,压仰在那心中最深处的自责才知道傻瓜的傻是太天真,太把那份不重要的承诺看着太重,压仰着的身体都成了畸形还是不愿放弃,死死守候,死死不放,从哪坐着的一人多高的体育器材上摔下都没感觉到疼,还在心中说到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狠狠的甩了自己两巴掌都感觉不疼,这就像梦一样,不真实。

一次次播着同样的号码,一次次的等待这接听的电话,直到关机才感觉到脸庞那火辣辣的疼痛是真的,就如当初她打自己脸时那感觉一模一样,如同木偶一样开门,一样躺在床上,不敢闭眼,不敢想那噩梦般的梦境再次来临,怕了,真的怕了。

瘦了哪怕自己没钱,借钱都要给对方买吃的怕饿到的时候都不直到借的钱,就是他们躺在床上的资本,问时只是说句我来了在给你说,来了就意味着双手撒谎能够的希望是躺在别人床上的绝望。

到底对还是错,早早的想到,早早的说到,几天后没想到那都实现了,从没实现的诺言反着实现了,得到的是你是一个好人的评价。

真的很好啊,傻子真的很好,好到你的选择让人怜悯,好到你的选择是让人疼到生与死的界限无限的尝试。

这真的值吗,这真的能用一生还守候吗,笑着嘲笑自己疯子就是疯子,永远也不会变成一个正常人的疯子。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