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此情已惘然

作者: 人气:

自从与君别后,山水又是几度春秋?漠然的长山阔水,内敛不语,自是长情的细水长流,静寂欢喜。

自从与卿别后,红艳枉了凝露,繁景丽色做了虚设,笑语盈盈的你才是我在世间的万千风景,圆满归宿。

别离后无处寄相思,我唯有在纸上印满相思痕。但是又恐这殷殷的余情错付了这“薄情”的主,我这悲惨的余生该如何破解你设的相思局,让我的泪不再浥湿了这比爱情都还苍白的纸。写下的字字血泪,该以怎样的笔触轻诉这堆积如山,浩渺如烟波的情愫。是蕴藉深婉,是凄美幽绝,还是郁郁绵纤。

倘若我有薛涛的才情,我绝是不会写下“不结同心人,空结同心草”那么无奈悒郁的诗行。对于一个曾经与薛涛流连了锦江畔一年,后又闻其他香的薄情元稹,他又怎么值得你薛涛自制薛涛笺,深情渴盼地在小彩笺上写下缠绵的情思。可一千多年后的我不是居浣花溪的才女薛涛,而他亦不是辜负了薛涛十年朝思暮想的元稹。

爱情的遇合往往是瞬息,对美的原始情感涌动,却是那么的玄妙。我到底是以怎样的生命姿态邂逅了你。莫非你的前世经历了五百年的回眸,才换的与我擦肩而过吗?我也是修炼了千年,换不来共枕眠,亦得与君同渡人生之舟。当为爱死,不当为情怨。殷勤的青鸟啊!为我传递这相思之音吧!告诉他,来年我同样地在佛前为他虔诚祈福。前世的你千万不要在通往来世的奈何桥上喝那令你忘掉前世的忘情水啊!今生的我才能够在纷纭人海感知那份前世的侠骨香。为何陌路的交错,竟然会在我易逝的生命里留下惊心动魄。是相见恨晚的一腔苦楚?还是生逢君君与我话传奇的有幸?为何初见却注定是一场宿缘?你清浅的梨涡暗合着木石前盟。我是经历了几世的劫数,才在这一世莫然惊见你上上世的印记,那也许是我们几世前相恋的痕迹。在这时间的烙印下,原来你就是我痴苦寻求的前生恋人。

全然不同于刻意的追求爱情,只是自然地如鱼恋上了水的自然。不像爱玲的刻意妆扮,胡兰成与爱玲见面前的深阅其书的爱情版本。草木有知而无知,我有情而你不知。你有多少个无我梦境的寒夜,你可知灯花有泪才结灯穗,无数轻尘掩了弹奏《凤求凰》的绿绮。连我的一场有你的春梦都不甚分明。我此刻在枕上听一阵杏花雨,该是湿了你的杳梦吧!费尽思量,倍寻思,我自是用尽心思,也不懂你滴入水中的剑语。

话当年,已惘然。纵使时空交叠,你还会如昔年那般说出初遇即终生所系的誓约吗?情不久,我当年的丰韵却深刻地映入你的明眸。

节气,只知是雨水,却不知是第几日。我坐在湖滨的荒石上隔岸观灯火璀璨。想起相遇的光景,一片泛露开的桃花掉了下来,如梦轻盈。如果我是桃树,我要开成一树一树的绰约,只为等待那春季的恋歌轻触耳膜。

这易老的人生,相见的佳期如梦渺渺,怀念甚好。在这暗香微漾的暮雨里,我念起想要在渔舟上看日沉西山的你。春花带雨开,可是与谁共赏。连独对孤芳的意绪都没有。怕开窗,见似雪梨花,怕听杜鹃啼血。

情到深处无恚恨,情到多情无情淡。世界微尘里,吾宁抱爱风中死,含情香而凋零。每每面对着春花秋月,打捞着记忆的残片,我却对一轮孤月愀然落泪,在情海里泅渡着。你不负安然喜乐地活,你消失在我仰望的视野,成为我记忆的一颗星。

已近元夕夜,灯火如昼。一夜鱼龙舞。骤雨不知打碎了多少的荷花灯。那时的心有戚戚焉,当下的心是戚戚矣。绿纱窗外的濛濛舞龙,舞尽了多少了的离恨生欢。喧哗的场面让人想起凄美的《荧火之森》。即使我们有一天会因为无法触及彼此的呼吸而心生悲戚,即使要体会一段灯火阑珊处蓦然回首不见你的复杂心路历程,但还是要在一起,直至天荒地老。

瓦檐上的疏雨,一声声惊醒了梦中人,你已是缘尽后的陌路萧郎。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