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伤陌

作者: 人气:

清晨,陌凉眯着眼,下意识的往旁边伸手探去,凉凉的,是一个男人的身体,她没有半点睡意,看到自己如此的荒唐,想到自己一夜未归,丈夫肯定担心极吃饭了,抓起衣服就往身上套,一点也想不起来自己怎么会爬上一个陌生男人的床,记起昨天是公司的年会,老板请员工吃饭,自己喝了几杯酒,后来的事情……

敲了敲自己的头,怎么完全记不得了。当她走后,床上的男人睁开眼,嫌恶的把被子一掀,眼神里满满的厌恶。她打的回到家,丈夫做好了早餐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她叫了句:祁墨,他抬起头,看着她问道:“昨天晚上怎么没有回来?”她慌张的躲避的眼神没有逃过男人的眼睛,“我……我昨天公司加班,所以就熬通宵,但是今天不用上班。”男人:“哦,那就吃饭吧!”陌凉不知道,男人隐忍着怒气,她过去想扶丈夫一把,没想到丈夫一把甩开她的手,她莫名其妙,可还是摆出一张笑脸,

祁墨叫陌凉来到房间,陌凉走进房间坐在沙发上,男人此时坐着轮椅,突然把手上的一本书扔向她,给我跪下,陌凉立即站起来哭诉道:“祁墨,你到底怎么了,一大早的给我脸色看,你要是不想看到我,那我就走好了。”祁墨突然转向桌子那里,从抽屉里拿出几张照片,摔在陌凉的脸上。

她刚想破口大骂,可是看到照片的那一瞬间,她脸色苍白,因为那是昨天晚上她和那个男人的睡在一起的照片,好似暧昧,她说:“不是,这不是我,我不知道怎么了,早上就这样,昨天,一定是昨天,我想不起来,祁墨,你相信我,我没有背叛你。”

女人已经满脸泪水,男人说:“相信你,你叫我如何相信你,你是不是嫌我双腿残了,就想跑去他人怀里,你这个女人,真是贱呢?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他推着轮椅里陌凉近一点,抬起她的下颚,看着她眼神,有一刻的心软,可是地上的照片又似提醒他,女人背叛他的事实。

他从柜子里拿出早就准备的绳索,抓起陌凉的手,将她锁在不远处的一根柱子上,等陌凉反应过来时,男人早已出去房间了,她瑟瑟发抖,她没有想到曾经如此爱她的男人会对她这样,自从那一次男人出了车祸后,脾气一直喜怒无常,她知道男人是怕自己嫌弃他,可是她没有,他出车祸那段日子她一直在身边照顾他,男人这样也是因为自己,想到这里,陌凉又嘤嘤的哭起来了,祁墨又进来了,他拿了一个胶布把陌凉的嘴堵住,

门铃一直在响,祁墨开了门,一张坏坏的笑脸,连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白皙的皮肤,俊美的突出的五官,他就是祁墨的哥哥祁睿,看起来更像是弟弟,现在家里公司都是祁睿在管理,偶尔会找祁墨帮忙。

因为没有出车祸前,一直是祁墨坐镇,家里老头子怕他身体不行,交给了祁睿,一直以来祁墨办事能力都比祁睿好,祁睿开口道:“弟妹没有在家里吗?”祁墨皱起好看的眉头,盯着他看了一会,“她上班去了。”“哦”祁睿答道:“可是看到家里两个人吃早餐的盘子还泛着热气,玄关处鞋子还被没有摆好,客厅里还有陌凉昨天背的包包。”祁墨看到哥哥左看右看,说道:“有什么事情吗?来找我,祁睿回过神来:哦,没有,就是路过,过来看看你,那我去公司上班了。”

祁睿走后,祁墨回到房间,看到陌凉似在假寐,将手上的鞭子抽在她身上,说:“昨天晚上那个那人是谁?”陌凉惊醒,一张小脸写满害怕,但还是抬起头,对着祁墨的眼睛,“我没有,不管你相不相信,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昨天多喝了几杯,起来就这样了。”祁墨只认为她此时在撒谎,只是将鞭子抽在她的身上,等到抽累了,就躺在床上,也不知道有没有睡着。

陌凉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了,她动了下身体,全身都是鞭伤,她真的绝望了,她的心已经凉了,只是几张照片就定了她的死罪,这个男人就像王者一样随便定义别人的死,只要他高兴就好,她发现自己身体此时越来越冷,她看了一眼床上的男人,就这样吧,就这样让我死去吧,她感觉自己飞起来了,离身体越来越远了,就这样走了,眼角留下一滴泪,终于解脱了!

祁墨醒来就看到陌凉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他坐上轮椅,缓缓的伸出手,像她的鼻息一探,没有了呼吸,身体冰凉冰凉的,男人写下了一封信,拿起桌上的水果刀向自己的心脏处刺去,男人从轮椅上跌落下来,向陌凉的方向爬去,执起她的手,一个笑容在男子嘴角淡去。

祁睿接到电话是在公司开会的时候,所以人都在震惊曾经的天之骄子怎么会自杀呢?没有人发现祁睿嘴角的一抹讥讽的笑!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