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城空寂,泯灭到永生

作者: 人气:

一段文字,一段情绪。总是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会给自己一个交代,却不曾想到,会沉于水底。找不到浮上去的借口,其实有一座城的城门一直为我而开,有一堤岸一直在身边,只是我装作看不见。是冷漠还是在报复,我以为我会学会恨一个人,发现原来没有了那些滥情绪。

开始想找一个地方把自己掩埋了,荒草凄凄,看不见那些人世的人情世故空洞。只可见天空偶尔滑过飞鸟的踪迹,我想那会是怎样的一番光景。明媚。忧伤。隐忍。为自己画了一座城,凉城空寂。嗅不到一丝生机的气息,点亮一城的辉煌,让梦做个彻底的透亮。然后徒留一地的残垣断壁,曾经,现在,抑或着是未来,只剩下荼靡。

漫长深远的时光,穿越了四季,在那些岁月里茕茕孑立,那些时间里荒凉不堪。最后面目全非,或许非我所能,也非我所不能。只是一段的时间里一度的找寻那些自以为是的幸福,原来,幸福,从来与我都是背道而驰。以你为终的点到此结束,画上一脸的油彩,演绎多面人的精彩。谁都不会看见那光鲜的油彩背后的脸究竟是怎样的一番模样。

人生,一个巨大的舞台,一本漫长的剧本,一场演绎至长眠到尽头的戏,我是戏子,替别人演尽那些欢愉,看别人为自己演尽悲伤。冷眼的看着镜子里那张画上油彩的脸,掩盖了原本面孔上所有的情绪,嬉笑怒骂皆在其中淋漓尽致。我说,苏凉生,荒年凉生,岁月无边。你想要的且歌且行,注定只剩一场奢望。光年尽头,你再也看不见那些风景。

忽然希望自己就这样突然老去,不需要再经历以后漫长人生里那些所谓的悲欢离合。这样诚然睡去,我想要此生再无牵盼,无需打扰了别人,自己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麻烦,始终让别人担心。如若终老,经年永别。我不在是任何人难以背负上的负担。想要的现世安稳不过只是雾里看花,水中捞月,终隔着那么遥远的距离。

很多时候觉得自己来到这个世间就是多余,太多的容不得,太多的放不下。我一直以为自己可以骄傲的活着,当时光被搁浅,原来那些骄傲已然死去,就如我的城,满地狼籍,残垣断壁。杂草丛生。我想要不悲不喜的生活,这样至少没有难过,没有不堪。

爱是一场原罪,一场宿疾。本身的诟病,无以为逃。

所想要苍茫的度过此生,只是我终究在劫难逃,经年一别,我所背负上,你给的深情,我此生都还不清。只是我终究负了所有,折煞了那些良辰美景。我说过,今日一别,终年不遇。其实我很胆小,很懦弱,有生之年如若狭路相逢,本该就是勇者为胜,我不是那个勇敢的人。所有选择经年一别,终期不遇。

不知道何时开始写这样语无伦次的话,这样的碎碎念。其实这样的文字就像是拼凑而上,就如同我的此生,一切只是在拼凑,到不了的彼岸,我飞不过那片沧海。或者已经习惯沉溺其间,把所有的情绪都用文字一点点的在刻画,在渗入。刻画的时光,争渡不前。望眼欲穿的岁月,谁成了谁的劫。

我沉溺在此,不敢言语,怕一动就会是无尽的折磨和撕扯。我是一个自私的人,在自己的世界里奉自己为王,我不是一个合格的王。所以才会如此的不间断,才会开始把所有的情绪累积在一起,想要释放的时候,才知道那些伤人伤己的情绪已经如此泛滥。

我开始害怕黑暗,害怕睡觉,怕做那些恶梦,不断的被惊醒。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草木皆兵,我想我开始抵达崩溃的边缘,凉城空洞,越过黑夜的风,直达心脏。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