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

作者: 人气:

有人说孤独是可耻的。于是很多人害怕别人看出自己的孤独。因为看出了就会满是嘲笑和鄙视。所以说孤独的人总有怯腼感。但是还能分辨悲伤,就说明还有感受去接受梦,是吗?“一个人不孤独,看到别人都不是一个人才孤独”,那些没有体会过孤独的人,也未必知道感情是什么东西。有人就认为既然感情如此孤独,又何必要那什么感情?于是人是不敢要,终于得不到感情。

一个人害怕孤独,总会找些依寄陪伴自己的疑困和落寞,不管这个依寄是靠自己给予,还是靠别人给予。总之害怕孤独的人都是珍惜感情的人。不凡的人指的是依寄自我心灵的人。他们是心的珍惜,是喜欢,真诚,勇敢,责任,感恩这些要素的结合。而凡人们从不会依寄自己,只会充满太多渴望和无法释怀的想象。总是容易当时激动不已,过后方知该忘了自己。更不用说能让别人依寄。真正孤独的人却总是掩盖不了凄凉。甚至细微中都可看到内心巨大的悲痛。有人说“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这正说出了孤独的两种概念:一是只是孤独的结合。数量上不孤独,多数人活得喧喧闹闹,但是内心仍然孤独,也陷在了脑袋里面的“他们”很多;二是孤独的隔绝,活在孤独的世界中,自然也就只有孤独的梦,也就困在了脑袋里面的“我”很多。其实单身的人往往值得赞扬的是为了各自的理想,也因为理想本身有所寄托所以心并不孤单。而往往在相处的人会有猜忌、利用、拖累等才是最心酸的。所以一个人是狂迷,一群人是狂妄。但是要说的是孤单越辛苦,世界一定不值得赞扬。因为孤独有多大也取决于那个承担力能不能分担。

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哀怨?一个人的人际关系问题。有些人,你不想和他在一起,但是难道你就选择孤独吗?孤独的人是会被地球上的生物挤到地下的。正因为这一点,反过来看不就是每个人都在渴求避免孤独吗?不孤独的人,他就找到了自己的人际关系,不然身体和心灵总有一个孤独。为什么人与人之间的人际关系会不同呢?就是因为有的关系是建立在理想基础之上。有的关系是建立在苟且基础之下。但是并非所有的理想,都是光明的经过品格升华的。许多的理想只是人们欲望的一种艺术掩饰。正因为人逐渐被局限了这种素质身份,人与人之间仿佛都是以这种识别码来确认是否为“一伙”的?不是,则生死无关。是,则“狼狈为奸”或者“惺惺相惜”。但是如此结果,对于整个社会而言就是无比寂寞的了。有人说“自己吃得亏,才与别人合的拢”。其实这句话真的很粗糙,因为句子的意思中心变成了“合拢”。但人之间的相处真理是另外两个字:交流。前者“合拢”更多有“巴结”的含义。而后者“交流”有“相互学习进步”的尊重。慢慢的随着即近效益的刺激,这种运作越来越有徒其虚表的夸大。有些在“社会”这个大局中,寻找社会本身意义的人,就会一无所获而心情阴郁。因为在追求未来的人,不得不开始担心世间最脆弱的孤独。好比你连我有多开心都不知道,又如何知道我的遗憾?

人生的幸福,遗憾,悔恨没有一个定数,就是因为对“孤独”这两个字的误会。这看出的不是人的呆傻,是孤独有一种力量,让绝大多数的人都不能对抗。那种力量就叫做给人幻象。多少人把幻象当成了真实,然后去放肆的贪恋不够。结果脱离的现实就越多,对幻象要求的就更私心。这让本来虚假的幻象做不到了。就长期失心般的空茫。找不到一点真实的人还会想离开这个世界,去“其他世界”寻找自己失去的心。这世界已经被科学家研究出了一切的变化和制约,却唯独研究不出让每一颗心都永远不孤独的办法。因为没有两个人对这个世界产生情感的原因和能力是完全一样的。这也是寄托的重要和知己的可贵。凡是能为你的孤独研究出一大堆理由的人,都是不爱你的人。当然孤独是因为没有真正爱你的人,而迷茫就是你没有自己或别人可寄托的了。现在社会从人很小的时候,就已经传递出了现实的不那么可爱,更多地人懂得说放就放,说忘就忘,说装就装,至少再伤心都不会胃痛。其实他们的心不仅不能有助于感情成长,而且长期处于冬眠状态。现在人与人之间总不能交心就是这个原因。

虽然我很害怕孤独,很害怕很害怕,但是若两个人只能看到一张臭脸,或者只能看到手机、压力和怀疑等,我宁愿孤独。我相信这世上有注定孤独的命运因果,如果能自己承担的,就再见吧,比我先清醒的人。还不如早点做好接受孤独的准备。谢谢那些不爱我的人不曾骗我。孤独是那些心脏裸露在俗世流尘里,追求着有其他的心来了解,珍惜和融合。但是谁又经得起相互的猜疑?谁又经得住世俗的冷淡?在黑白世界里渲染自己的梦想,怎么看怎么都可惜。人间的温暖是只要两颗心的珍爱。可这世上亿万万人却往往一颗这样的心都遇不见。如若遇见这样的心,又往往被世俗眼光,生存压力隔成无法逾越的距离。看过这世界万千,才说得出经过的是华年,用尽力气的欢笑,在心里种了一个花园,可谁在意它的名字叫孤独,擅闯者一定会惊叹,但最终摇头离开,都爱像风一样的参观,却不能像树一样的存在,原来自由不懂自由,痴迷只是痴迷。

人对于感情不该有孤独,否则人就太可怜。人对于世界则应该有独孤,否则人就太傻。陈子昂的《登幽州台歌》: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有人说这是表示不能超越,在我看来这首诗就是表示没有陪伴。“天地”是最模糊的概念,“独怆然”是最具体的情感。这样形成的强大寂寞,在中国古代有理想情怀的人是最深的共鸣。而相对于弱小的人性又实是可敬的。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