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人气:

云姑是个保姆,近五年一直在照顾今年已99岁的老人。她是个烈属后代,做事极其认真,给老人做饭洗衣甚至端尿擦身,无微不至,他们相处融洽,就像父女一样。

临近春节,独居的老人要求到农村的云姑家过年,但老人的子女反对,80岁的儿子颤颤巍巍跪在他面前,要他到他女儿家过年,女儿也已78岁了。最后老人无奈,只好同意。最后,老人与云姑依依不舍,老人把一个东西悄悄放进云姑的手心里,满眼凄恻无奈。

随知,这是永别。

正月初十,老人在女儿家去世了。

担忧老人,过年都心情忐忑的云姑,得知这个噩耗时,人已拉到火葬场。云姑赶到痛哭流涕,甚至一度失控,骂起老人的女儿,说她对老人照顾不周,让老人在她家命丧黄泉。

云姑回到老人的住处,空空荡荡,她环顾四周,贴的全是黄埔军校时的老照片!老人是那所学校的学生,甚至有一张同当时的校长蒋介石的合影。老人是个国民党少将军官,解放前撤往台湾。多年音信全无。留在国内的老人前妻及子女,因他的原因,在文革中受尽磨难。前妻过早离世,几个子女顽强长大,都成人才。

后来老人在台湾成家,待到妻子去世,他便孤苦无依,几年前才返回祖国。

云姑开始有些讨厌甚至憎恶老人这一切,但老人的慈爱,让她慢慢适应了。

云姑手里握着的,竟是一枚国民党的立功勋章。

云姑和老人所不知道的是,当年曾是少将的他曾带领军队血洗过一个村庄,他曾亲手打死了云姑的爷爷。

大字不识几个的云姑,现在珍藏着这枚勋章,视如珍宝。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