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恐的眩晕

作者: 人气:

此,只是文却无享故别想,也请不享,愿里你是安的就好。——题记

此生里足此愿里也够的牢蓝色固紫色,然无厮守里相望,而当黑白闪烁里怕的也无耐之问:你在那儿啊?若可不晓闪不定之眩汉晕淤中颤颤巍巍独,读懂这寂寞时分;看懂了这寂寞颜色;听懂了这寂寞音曲;谁啊?

总可掂的脚尖沿着方砖小渡,却从未过大步抬步走,此是何思又何想呢?当,靠着墙掂起脚尖与墙而平直轻轻张开双臂慢慢举到头顶,呆滞不动,一刻,泪然而下,谁?谁啊?举过头顶的手汉那张开的臂还能放的下来吗?此余,是,断,不再,我是谁?谁是我,之凝。

会流泪的筝  律自流  曲自尽  泪自散  满是落雨的弦  此,定是雨中寂白的捻将心碎了去  缠心燃怎寒涓  净心淤将沉埒  将心疼痉浴烙  灼心毙惋惜贫  血苍白  摧花绕荒芜  伏蓝魂  沉紫终是去

就会有想,如那般惊恐眩晕着去,也是好的,至少不必再喝汉肥皂水一样的汤,只就不知那米兰会不会依是浓烈芳香呢?也甚是不知那文竹还会三番五次的开花吗?更是不知那仅存的小鱼鱼们能否挨过这即临的冰寒地冻的冬天呀?

早里就听了这首《in love with an angel》却不曾去深会意,近日里听来,尽如此着深刻了魂也深刻着的疼啊,为什么就不可以那样晕里顺逝着去呢,而何故意的还晨朝日暮呢?为什么层数不竭之为什么着今日明后呢?而何不永里逝青颜也不孤着去容终老时

为什么不是一滴泪,即可那样子落漩中不还没接,就死掉。为什么也还不是一滴雨,淅涡湍着没及地面就死去,为什么不是那惊恐里天也转地都旋着的一只魂呢?踉踉跄跄只守着自己于蓝玫园中?却是惊惊恐惧清醒于一颗心的疼汉那星的痛呢?那不声不响里颤抖着心的深深消淌着那颗恒久里的星释爱的传说。

思是撕,情是境。

不论这想里是或想了去也或是念着什么也或是念了什么,都是情绪中远远或近近,浅浅或深深,静静或徐徐,总是那么一瞬思移念含的如一滴雨用急促光年的时间摔死了那晕,也是一滴泪猝死在眼中里血的漩,静逝在蓝色的灵魂里囚死在紫色的真里。

不悟也不悟中去了,自也好了,然也足了,也了了。

此里,就衔这惊恐的眩晕在回忆里死。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