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兮,蝶兮,梦由来

作者: 人气:

寒冷,充斥了一座又一座的小城,雨水刺骨的与北风飞荡。

细细数来,竟然忘记有多久未曾见过阳光,只记得边上的人影来来去去,冷冷清清。

回忆,掉进了无法脱离的陷阱,年年如是透彻人心。

本来已然忘记应该毁去的东西,偏偏像是身体里的灵魂,不曾离去无法离去。

夏夜的星空,一个人躺在房间仰望,偶尔几片竹林捕捉不住的阴影斑斓点点的映在床头。

那一刻是如此安宁,却又显得那么渺小,心灵不在局限于一个小小的地方,身体还是被牢牢束缚在灯光阑珊的窗。

不管放飞的心怎么游荡,看似短暂的星河依旧隔越了千万光年的距离,无法看到尽头的微量,它也就越来越是迷茫。也许称为迷茫不好,不如称为梦吧,一个向往的梦。

夕阳将树叶染成黄色,静静憧憬着微笑,鸟儿回巢的间歇鱼儿正欢乐的歌唱,炊烟布满了安置山林里的世外人家。

他们都说这很安宁,不过也就是匆匆的桃花源处而已,闲云野鹤般的寡欲清心不适合没有江湖的我们,风不休兮身亦不成行。

昨年那边路上的野草,今年好像特别繁华,岁月无情的划过脸庞,一走经年,离别充斥了整个天涯海角。曾经所念的转眼,是叫梦啊,一个向往的梦。

冬日的风雪洒满身上,紧紧依偎的走在路上,越来越长的影子如对出双。

我想那会很安宁,可又脆弱的十分不堪,在无法承诺的时光却许下了一世的愿望,青春脚下的步伐太过无奈彷徨。

渐渐走过了几条街,蓦然回首恍然间惊觉,被人叫做红尘的地方,剪影出一张张留念。这叫什么呢?也叫梦吧,一个向往的梦。

如今,北方的大地开始了飘雪,你在哪边是否还好过呢?我还是和以前一个模样,在这冰冷的时节里冰冷。

打开窗户,该见得不见了,熟悉的东西早就变了。绿叶随着时间凋零,落在满目尘埃的大地,转眼又会回到整枝嫩芽的中间。不曾停步,不断轮回,我默然的想这也许也是一个梦吧而已。

清茶,开始慢慢降温到无法让人感到温暖,闲来无事怎么会习惯饮一杯热茶,我记得我饮去的都是苦涩满尊的浊酒。

也罢,也罢,夜已深,人安宁,我轻轻吟唱着属于我的诗句。

“月色初照深楼阁,人若娇花可轻嗅。”

“把酒而探我拂手,迎兮,迎兮,花似玉。”

“低折枝头怕雨狂,心幻成蝶何惧风。”

“爱之无药思甚于,蝶兮,蝶兮,梦由来。”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