撑着伞亮着灯的地方

作者: 人气:

多日的淫雨天气终于随着一夜强劲的东風渐行渐远,早晨一梦醒来,习惯地推开窗,凉凉的風携着淡淡芬芳輕輕拂過脸庞,摸得眼角痒痒的,一扫夜梦的怠倦。天空云系仍然很多,缎带般横亘在空中,但仍遮挡不住晨曦那红红的万道霞光。两个痛快淋漓的喷嚏后,抹去眼角溢出的淚揉着还在痒痒的鼻子看着窗外的绿肥红瘦,两只喜鹊在吐着翠绿的桂树上撅着長長的尾巴欢叫蹦跳,一对粉白的蝴蝶徜徉在窗台上,在一盆刚刚绽放了一朵兰花上翩翩起舞搔首弄姿,心里突然洋溢起久违的欢喜。天氣預報説今仍有雨,可望着晨曦偷偷地从雲层里羞涩地探出红红的脸庞不由的笑了起來,都淅淅沥沥的下了这么多天了,老天也该给个笑脸了,宅在家里窝了许久,该出去走走活泛活泛筋骨了,很适意地穿了件外套拿了雨伞带上门出去,我看了看手中的雨伞又仰面望一望天,苦笑了一下,真的让雨给下怕了,打开门扔下雨伞溜溜达达迈出门去。

望着流雲云听着晨风飒飒的吹响竹林 ,远处湖边已有三三两两的游人,我背着手悠闲地踱着步子徜徉在铺满鹅卵石的林荫道上,垂柳细细的枝条在风中婀娜多姿摇着,翠绿色的裙摆看着水中的倒影,颤微微的笑着时不时亲吻一下湖水温柔的脸庞。清凉的風中已融入了夏天浓郁的颜色 ,沿着路边栽植的一行月季业已败落地下湿漉漉的一片殘红,枝上稀稀疏疏的幾朵娇艳仍在努力的绽放着,将馥郁的香气随凨送遠。

夜雨潇潇,东風破,泪湿绫罗。

思前時,芬芳满树,红遍城郭。

旭日朝霞满街艳,斜阳染尽娇颜色。

现如今,一夜骤雨来,花尽落。

愁满绪,獨自磨,心中怨,能奈何?

叹人间仙境,转旬即过!

万种相思化作愁,千般哀怨对谁说?

盼来年,春色散漫时,迎娇客。

桃李败去月季开,绿意盎然盛夏来。

几片荷叶平平铺在水面,上面缀着几点莹莹的水珠,一只玩累的青蛙懒洋洋的躺在落叶上舒展着白亮亮的大腿双手捂着胸轻轻的打着鼾声,勾引得两只青蜓在她旁边骚首弄姿翩翩起舞。卷成尖尖角的小荷悄悄地浮出水面偷偷地东瞧瞧,西望望,好奇地看着周围的景色,慢慢的打着呵欠伸了个懒腰,舒展开碧绿色的衣裳惬意地望一眼蔚蓝色的天空,笑咪咪的在春风里睡去。

正如南宋杨诚斋所吟: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睛柔。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从朋友处歸來已是傍晚,走過石板桥,夕阳将湖水染成粼粼金色,五月的風在夕阳里特别的温柔,波澜不惊,孱孱水流,柔波静幽,映照着湖光山色。杨柳依岸,清風拂面,岸芷汀兰,郁郁葱葱,湖中跳鱼“啵刺”鸣。

小桥下的石缝里,找不伴侣的河蟹躲在里面寂寞的哭泣。水面上熙来攘往的是一群正在恋爱的鱼。我聽見蚯蚓在岸边的草丛里怒气冲冲的问,“虾米,三千年了,你什么时候把我的眼晴还我?你个忘恩负義的东西!”

走過石桥,我坐在小山的凉亭里休憩,外面的路燈 下飛蛾在灯的周围飛来扑去。整羣的莹火虫撅着屁股从眼前飛过,想照亮我眼角的皱纹,我一个响亮喷嚏将一只莹火虫吹进草丛,正在树上睡觉的猫头鹰赶紧睁开另一只眼晴扭转着脖子轱辘着两只绿莹莹的眼晴想看個究竟。我拨开草丛輕輕的用手托起那只生气的莹火虫,它气乎乎的鼓着肚子振翅飛起,莹光一闪一闪的奋力追赶它的姐妹兄弟。两边绿油油的小草将它们的身子凑了過來 ,像一羣可爱的小姑娘在我的手心梳理着她们長長的秀发,痒痒的感觉在手心里漾起 ,最美的風景其实就藏在自己心里。喜悦中我记起了妳!

飘忽不定的雨就像心中的念想,说來就來,五月的風带着思念的味道 ,吹着吹着便吹亂了思绪。千万回忆和思念都从这一刻而悄然流浪,从指间滑落的一缕缕柔情也因此明媚生色,叠成一行行暖心的诗句。淡淡的风带着花的芬芳輕輕抚过脸庞,柔柔的雨携着清凉的舒爽,让人忍不住在雨中徜徉。如果“雨打芭蕉是一种風情,那么月落梧桐便是一种意景!诗的意景再妙,感冒刚愈,拉肚子也才刚刚好,其实还是不淋雨的妙。雨伞没带身上,那就只好插上一双翅膀,跟着莹火虫奔向“家”的方向,那个茫茫雨夜里撑着伞亮着灯的地方!

邢雲天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