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动桂花香

作者: 人气:

校园里的桂花开了,馥郁而羞涩的清香伴随着金黄的秋风袅袅婷婷地来到我们教室的窗台,一个眼波流转——“哇,好像!”一个同学惊呼起来,“原来是楼下那规划开了,这香气居然能飘这么高……”

这桂花香温柔和甜蜜呵,在我的鼻尖缭绕不去,似乎想要诱惑我想起些什么。一缕风又携来一阵桂香,它们争先恐后涌入我的鼻腔,我的眼前渐渐浮现一块小巧而朴素的轮廓,那轮廓又渐渐被桂花般的金黄填满,散发着难以言传的诱人甜香,在记忆里香飘十里——是了,我想起来了,这是奶奶的桂花糕。

奶奶手巧,做出来的桂花糕入口软糯,丝丝清甜。犹记得我念小学一二年级,放学回来的那条路的边上有一片公园,公园里种满了桂花,一到秋天,桂花香就随着风肆意地飘扬。这时候,奶奶就会高兴得摩拳擦掌,眼睛堆成厚厚的笑纹,她会一把把我抱起来,亲昵地附在我的耳边说:“奶奶做桂花糕给你吃呵!”

接着,奶奶就手持一根略粗的长木杖,我手拎一只大布袋,两个人蹦蹦跳跳地就下了楼去——打桂花去啊!那时候,小公园里是最热闹的,打桂花的老太太极多,但是在我看来,奶奶确实其中打得最轻松、最写意的:她常常把头微微扬起,皱纹在阳光下反射淡金的光辉,饱经风霜的眼满意地打量一番桂花树,下一刻她手中的木条便仿若有了诗意的灵魂,开始像一条柔软的绸带一般绕着桂树敲打。绕一圈,金色的桂花便飘摇落一阵,它们带着金秋的气息落在我的布袋里。

那打桂花的声音也抑扬顿挫,开始时,如同京剧里老生出场的那段梆子响,“啪,啪,啪”试探似的,桂花就小心翼翼地落,紧接着梆子紧了,那木棒也飞舞得快了,“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愈发急促愈发欢畅,只听见“啊呀呀”一声破空而来,老生张嘴唱了,而我则听到“哈哈哈”三声大笑从头顶传来,下一秒,奶奶就笑容满面地拽着我的手向前走:“再打一棵去!”

奶奶这一手打桂绝活,时而舒缓如行板,舒尔欢快如快板,阳光照着,桂花落着,风儿轻轻吹着,那香气便飘着,飘着,我和奶奶都笑着。那是多美好的时光啊。

回到家后,奶奶就把桂花洗净晾晒,再揉进面团,做出美味的桂花糕。桂花糕温软滑腻,一口咬下去,让人唇齿生香,心花怒放。

可奇怪的是,那本以为会铭记一生的桂花香气已日益模糊,可那金色岁月李桂树旁奶奶温厚的笑意,淡金的脸庞,以及那飞舞的木棍、纷扬的桂花以及天边一轮红日一缕吹拂着的风——都却在回忆里日益清晰,愈发难以消磨。

“这桂花,真香啊!”我又听见同学在感叹。我看看桂树,又看看傍晚的天空,一朵金子似的云被桂香的风打理得温厚而可爱,我恍然忆起一句妙诗:风动桂花香。这一阵带着桂香的风呵,就在我生命的原野里来回温柔地吹拂吧……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