姹紫嫣红才是春

作者: 人气:

一支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文学的百花园也需要百花齐放,才能姹紫嫣红、异彩纷呈。

——题记

最近在思考一个问题,究竟什么样的文章是才好文章。有人说,好文章要传递正能量,激人奋进,这是毋庸置疑的。好文章就是要弘扬正义、催人奋发、启人心智。那么其他的文章算不算好文章呢?

唐代散文家韩愈的《祭十二郎文》,以明白如话的语言,写了侄子十二郎去世后,作为叔叔的韩愈心灵深处的那份浓浓的悲切。文章就像是在和侄子促膝把手,谈论家常,倾诉心声,虽只表达与侄儿间真挚、深厚的骨肉亲情,却感人至深,凄恻动人!读之,不禁令人潸然泪下。

明代着名散文家归有光的散文《项脊轩志》,只撷取了一些生活琐事,写了破旧老屋的几番修葺,描绘了生活中祖母、母亲和妻子的一些生活细节。透过这些日常琐事,我们深深地体味到,浓郁的亲情渗透于字里行间,深挚的眷恋、绵长久远的思念浸染了全篇。

这些都是传世的经典好文,都是展现至真至纯的人间亲情的文章。说又能说这些不是好文章呢?

贺铸的“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写得是思慕心上人而不得的萦绕不绝、挥之不去的闲愁。柳永的“衣带解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写的是因思念意中人而愁绪万端、难以排遣的愁苦。范仲淹的“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写得是借酒浇愁、凄怆黯然的羁旅愁思。这些脍炙人口的诗句虽然没有催人奋进,可谁又能说不是经典呢?

人非草木,岂能无情,行走在烟雨红尘,总会有爱恨情仇交织,总会有喜怒哀乐浸染,作者用一枝素笔,饱蘸深情,将内心的情感倾泻而出,有何不可?非得每个人都要做一个堂堂英雄,以傲岸的形象去号召别人,感染别人,拯救别人吗?

我们喜欢杜甫沉郁顿挫的文风,喜欢他站在时代的风口浪尖傲然高歌:“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他经历了干戈离乱,饱受人生苦难,依旧悲声吟唱:“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在他失意飘零的一己悲怆里,交织着忧国忧民的拳拳忠贞。此等胸襟和气魄感染着一代又一代的后人,可叹!可敬!

我们也喜欢李白豪放飘逸的诗风,李白的性格狂放不羁,洒脱飘逸,其诗如其人,你听:“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笑傲凌沧洲。”“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消万古愁。”我诗抒我怀,诗人的所想所感,总是如滚滚江水奔涌而出,丝毫不需要掩饰。他狂傲不羁的性格和飘逸洒脱的气质,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我们喜欢苏轼的乐观豁达。我们盛赞他面对生活的凄风苦雨时,拥有“一蓑烟雨任平生”豁达;面对坎坷曲折的仕途时,拥有“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的超然。但这并不代表我们排斥李清照的细腻温婉,她的词中流传成经典的也不胜枚数。“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以女性的柔婉写出了对丈夫的缱绻思念;“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失去丈夫后的这份震撼人心的凄怆和愁绪,千折白回之后,此时,是多么畅快淋漓的释放和宣泄呀。

有人说,不推崇华文,那么首先就要知道什么是华文。语言优美,表达细腻情思的都是华文吗?我不敢苟同。我认为,只将华丽的文字堆砌在一起,没有实质内容,没有可读性的文章才能称之为华文。这种文章华而不实,哗众取宠,是禁不起时间的风华和考验的。可是,我们怎么可以把语言优美的文章都定义为华文呢?

毋容置疑,无病呻吟、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文章不是好文章。但是,如果仅仅因为语言优美华丽,表现的是离愁别绪,就认定是华文,就认定是无实质内容,那婉约派岂不是要被一棍子打死。

孔子说:“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意思是说,一篇文章质朴胜过文采就显得粗野,文采多于质朴就显得繁多虚浮。好文章要内容和形式兼顾,做到文质兼美。

质朴是一种美,华丽也是一种美;婉约是一种美,豪迈也是一种美;朦胧是一种美,直白也是一种美。

质朴的文章明白如话,不事雕琢;华美的文章错彩镂金,流光溢彩;婉约的文章温婉细腻;豪迈的文章铿锵激昂;朦胧的文章含蓄蕴藉;直白的文章浅显易懂。

一个热爱文学的人,只要盈一颗热情洋溢的心,以执着认真的态度,在写作的田园里,辛勤耕耘,挥汗洒雨,都是值得鼓励和赞誉的人。一篇文章,无论是慷慨豪迈的励志篇,还是婉约细腻的亲情篇、爱情篇。文章的语言,无论是绚丽飘逸还是平实质朴,只要内容健康,文笔流畅,情真意切,都可以算是好文章,不知大家以为如何?

一支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文学的百花园也需要百花齐放,才能姹紫嫣红、异彩纷呈。

文/映日清荷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