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人气:

总个夏日,热、乏成了侵袭人的心灵的两大武器。热使人或而觉得空浮,或而觉得冲动,他们的生活是那么充满矛盾,矛盾的令他们不断地扭曲自己的形象。“春天多好!”倒是春启发了他们的想象与赞叹,甚至他们还想到了寒冬那玉树琼枝般地天壤之造。乏使他们头脑简单,他们的神经活跃到最高极限——想是非非,倒也生出了许多无聊的事端,无聊也许是他们解脱这乏的最好方法。难道夏就没有值得赞叹的吗?至少那浓绿的大自然景色令他们啧舌,为什么他们把这新奇的世界忘了呢?这个世界清淡而不显得庸俗,浓郁而不显得妖娆,完好无缺地呈现出一种静态的自然之美。

为什么……

愚昧的人啊!请你回过头正视这存在的天地吧,虽然它充满着折难与不幸,但它无时无刻都在敲着这沉重的警世钟,猛回头——。

夏就这样在灾难与不幸中延伸。

不觉醒的人,应该觉醒了。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