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幸运的草

作者: 人气:

在花园的草坪上,长着一颗草。

其实它本就是一棵草,只是不知为何,这棵草长的高一些,它的草尖远远超过了其他小草的视线,叶子也比其他草的要大一些。

在和煦的微风中,它的状若头颅的草尖前后左右摆动,风姿绰约,风度翩翩,引得四周的小草窃窃私语。

有的说:你看它多俊呀,它的茎秆挺拔,一举一动都透着果敢和刚毅!说这句话的小草满眼里都是仰慕,恨不得依偎在它的身边,挽着它的手臂。

有的说:你看它多美呀,它的叶曼秀丽,一摇一摆中都透着纯情和诗意!说这句话的小草满眼里都是憧憬,恨不得化作飞蝶,蹁跹在它的身边。

有的说:长的高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草吗,看不出与我们有什么不同,还不是和我们一样受着风吹雨淋。说这句话的小草自顾自地把头扭向了一边。

还有小草不屑一顾地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不合群的草,必定是要多遭受些罪啊。说这句话的小草还忍不住在最后发出一声“切”。

在小草们议论纷纷的时候,这棵草秉着兼收并蓄的精神,时而认真倾听,时而闭目养神,其实它心里知道,它为什么长的高一些,是因为它有着不同寻常的来历。

又到了剪草的时候了。

随着剪草机一阵比一阵密集的切削声,许多稍稍露头的小草的草尖纷纷飞落。每到这个时候,这棵草的心里都会面临一场危机。

也许是这一次,也许是下一次,像那些小草一样,它也会难逃厄运,被剪草机切削成一般高的模样,成为这个花园草坪整体中的一份子。正是这份不确定,让这颗草不知经历了多少煎熬,度过了多少不眠之夜,受了多少惊吓啊。

这一次,剪草机的声音把正在沉思中的它惊醒了。听着声声急声声响的切削声,看着四处飞溅的草尖,这棵草知道,也许就在今天了,就要停止思考了,让心里的秘密永藏心底。

它已经看见了剪草机飞转的切刀了,许是惊吓,许是无奈,它闭上了眼睛,随它去吧,随它去,总有时钟停摆的时候,总有灰飞烟灭的时候。这颗草暗暗地想,也许勇敢地迎接变化才是真理,化蝶成仙岂不更好。

可旋转的剪草机却突然在它的面前停了下来,这棵草也惊诧地睁开了眼睛,默默地看着手持剪草机的园丁的眼睛。园丁仿佛和它一样,也在好奇地打量着这棵非同寻常的小草。

园丁此刻一定在想,这棵草为什么这么挺拔俊秀呢,它的枝叶也和周围的小草不一样,好像不是园林所引进的外国草皮上的小草,它会是什么品种呢。

其实,园丁心里很清楚。他怎么会不认识呢,他二十几岁就离开了家乡,跟着老父亲在这里做园丁,见过各种各样的植物,闭着眼睛都知道这棵草是什么品种。

看着这棵草,园丁仿佛看到了心底里的亮窗,看到了爹娘的白发,心里翻腾起伏,眼睛略微有些湿润了。正是这份难以抑制的心动,年轻的园丁决定把这棵草留下来。也许是留作一份念想吧。

于是,剪草机在这棵草的四周转了转,就呼呼隆隆地开走了。

这棵草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看来又躲过了一次迫在眉睫的危机,就又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了。

在闭目畅想里,这棵草恍若回到了故乡的原野上,在那里,蒙古包就像点缀在草原深处的美玉,水草丰美、牛羊成群、骏马奔腾,那里有着嘹远的歌声和马头琴凄婉低昂的旋律,还有一条蜿蜒的小河游弋在阔如天幕的草海上。

在那里,它和爸爸、妈妈、姊妹兄弟、亲朋好友们,披着晶莹的洁白的羽衣斗篷,四处飘荡着,欢叫着,随着风吹云移,在蓝天白云下的四野里肆意地生活着,爱恋着。当然,有时候,它也会被突如其来的暴风雨怕打在激流奔腾的河岸上,也会被黏贴在湿漉漉的马背上,被马儿带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也会在无奈中与自己亲密的心上的恋人分别,从此两相望,从此泪两行。

在沉沉的梦里,这颗小草一天天长大了,经历了春天,度过了繁夏,迎来了秋天的时光。它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是如何被南飞的候鸟衔着,飞过了万重群山,越过了万千村庄,被一阵风遗落在这里的。

随着秋风渐凉,这棵草的叶子枯黄了,与周边的四季长青的绿草相比,它几近面目全非了,几乎成了杂草。

它老了,原先和故乡草原一样碧绿的枝叶失去了光泽,原先和故乡骏马一样挺拔的枝干渐渐变成了暗褐色,变成了故乡泥土的颜色。

可是,一阵风吹来,它仿佛又焕发了新生,它的绽开的花蕾释放出了无数个轻盈的小伞,洁白,漂移不定,在秋天的丽日下,辉闪着,起伏着,开始了新的生命的流浪。

也许,在来年的草坪上,在来年的山野间,那个年轻的园丁,还有我们,还会遇到它,还会在亲近它的时候,深深感受它的顽强和毅力,轻轻触动自己心中的那份柔软,默默感怀一下人世间的冷暖沧桑。

也许,我们和它插肩而过的时候,它也会掠过我们的脸颊,附着在我们的衣领上。这个时候,我们一定不要轻易地将它掸拂掉,就让我们带着它走上一段路程吧,能走多远就多远。

因为,这棵草叫做蒲公英。

它的家在天下的四方。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