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田里的乐曲

作者: 人气:

每个人的心里,都会住着那么一首乐曲,总会在某一个时间点上响起,给以我们心灵上的震撼,让我们备受鼓舞。

至于我,住在我心灵里的那首乐曲,不是来自某位流行的歌星,而是来自于稻田里的青蛙;或许,这首乐曲许多人都听过,但是真正能够永久珍藏在心里的人,寥寥无几。我时常感叹,时光带走的东西可真多,该珍藏的却遗忘了,遗忘在了风中,无声息的消散了,就像晚春里弥漫在空气中的花草香,一点一点地消散成虚无。

童年的我,夏夜聆听蛙的鸣唱成了一场不可缺席的盛宴。每当夜幕降临,吃完晚饭后,便会搬把椅子到门外,然后静卧在椅子上,期待稻田里乐曲的上演。期待总是那么的漫长的,特别是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心里总是有那么一丝迫切感;也因为如此,让我明白,美好的东西是值得去等待的,而迫切却是等待一个必经的过程,同样值得去重视。

也不知道等了有多久,稻田里终于传来蛙的鸣声,蛙鸣的声音不大,但是足够听清;于是,我便调整好自己的呼吸,平和起初等待的焦虑心情,因为稻田里的乐曲即将开始上演。蛙鸣的声音逐渐变大,慢慢地侵蚀了宁静乡村的气息。

天空里弥漫的,都是蛙鸣的声音,以至于有点倾扰到别人的美梦;然而,生活在乡村里的人是不会去责怪青蛙的“聒噪”的,反而都会在青蛙“聒噪”的声音里悄悄地走进甜美的梦乡,让心中所有的忧愁,所有的劳累,都沉淀在了稻田里,消散在美妙的旋律之中。

那时的我 ,是个不习惯早睡的小孩,因为我已习惯在大自然响起的乐章里熟睡。

夏夜的乡村,像蒙上一层童话的面纱,童话般的故事总在稻田里悄然发生。如果仔细听听蛙的演奏,会发现它们的节奏是多么的协调,就像是有一位指挥者在引领着这场大合唱的进行;它们的声音时而高亢,时而低沉;节奏时而快速,时而缓慢;但一切连串起来却显得如此顺畅,没有一丝变奏的嫌疑。让我深深感叹大自然的神奇,没有人工的修饰,竟也能将这曲大合唱演唱的如此完美,称之为天籁,亦不为过。

稻田里的大合唱演唱完毕后,声音不是一下子就停止,而是渐进性的消散;这个过程也是值得去倾听的,就像柔和的小提琴发出的旋律一般,轻柔而典雅,完全不逊色于起初演奏的大合唱。那时我猜想,后头的旋律应该是一些刚初生不久的幼蛙,它们刚刚来到这个奇妙的世上,生命总是那么的兴奋,不会感觉到一丝的疲惫,渴望在寂静的夏夜里留下更多自己的声音。因此便不会像老年的青蛙一般,演奏完大合唱后便气喘吁吁,划上今夜的休止符。童年时的我,也如这些幼蛙一般,有那么多的渴望。

当夜入的很深后,乡村便再度被宁静所主导,只有极少的青蛙,还在稻田里不知疲倦的弹唱着;而我,也在这一丝丝的声音中逐渐走入我的梦乡,在梦乡里,我能够听到那稻田里隐藏的天籁,那是呵护我童年的梦的声音。

然而,如今我却时常寄居于城市里,为我的梦想奋斗着,不再如前,有那么多的时间与机会去聆听专属于稻田里的那份天籁,可是我的耳畔与记忆却时常在响起童年时静卧在椅子上聆听的声音,那些声音就如一股暖流温厚我现在以及今后的岁月。

其实,城市里也有一些蛙声,不过却没有我记忆里所熟悉的模样,失去了乡村祥和的氛围,失去了泥土的清香味,失去了夏夜里的繁星……可是,我每当听到这些蛙声时,我的心便会变得非常的祥和,一种莫名的安宁,我可能被这些“错误的声音”拉起了童年记忆的弦,以至于我也能够在这些“错误的声音”里那么静静地倾听一小会;因为它们退去是那么的快速,连后头的“小提琴”也忘记弹奏了。

稻田里的乐曲,我不知何时才能够再次 听到?我的心是那么的渴望,渴望……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