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别西天的云彩

作者: 人气:

秋是饱满的,因了沉甸甸的果实;秋是圆润的,因了那一轮月。走在秋的枝叶间,感受秋韵如诗,“芙蓉露下落,杨枊月中疏”。无尽的遐思会在秋日的枝头流转,于是秋因思念与记忆变瘦了。变瘦的还有素素,在饱满的秋日里,毅然“作别西天的云彩”的女子。

素素变瘦了,瘦如秋收后的田野,满目苍凉与凄楚。四年的时光没拉近与他的“距离”,想起这些素素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哭过笑过之后,素素会说一句:用流年来总结经验,太“奢侈”。一生很短,用了四年的时间,做了个道别的姿式,素素心里那个痛,不说也罢。

素素大学毕业几年,同学陆续漂进“港湾”。而素素仍是一只蝴蝶独自飞,对同事同学朋友亲属投来的“扎人”目光,素素心里也有点寒了。寒归寒,一个人的日子也要过,一个人就以书为伴,这读来读去,倒是把素素读出“韵致”来了。于是比同龄人多出一种被叫作“才气”的东西,这一“才气”,更使那些“凡夫俗子”们难入她的法眼,更加长了她“独飞”的时日。终于有一天,因了她的“才气”文章而在网上淘得一男友,而且是“海归”,着实让她的闺蜜们大吃一惊。

初识赴约时的兴奋如是昨天,细雨轻飘的黄昏,也不再显得凄凉孤寂,走在路上素素看树树悦目,看水水赏心,天凉真是好个秋。诗意的黄昏里,诗意的相识。素素猜想着他的相貌是否端正,笑起来会不会像个孩子,是嬉皮士还是雅皮士,还“恶毒”地想这家伙会不会是骗婚的“高才”。还想他是不是也在揣摩自己,把自己想成“西施”呢,还是“无盐女”呢?心咚咚地跳呢。这咚咚的心跳好像还是昨天,今天已是要作别西天的云彩了。

从那一个秋天走到这一个秋天,从初识的那间小吧又回到那间小吧,一切都是这么禅,犹如冥冥中的机巧。起点与终点重合,用了四年的时间划了这么一个“圈”。如果说这个“圈”是一个“圆”,该圆满;如果说这个“圈”是一个“零”,是无果。素素自己都无法定义那个“圈”该是“圆”还是“零”。素素想:如果定义为“圆”,过分牵强,是骗自己;如果定义为零,用四年的时间划了一个“零”,太残酷。素素知道想这些只会杀伤脑细胞,让泪腺拥挤,不如,“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

当来则来,当去则去,来去皆由因由缘。既然昔日相识时的美丽秋雨,已被今日沙沙的秋风吹成遥远的回忆,曾经梦想的童话,未能成真,那就是该“去”了。素素是爱读书的女子,这道理她是明白的,但她总是“心太软”。有人说“心太软”是善良。其实“心太软”的代名词是“弱智”,女人一旦动了情感,肯定弱智。对于女人来说,感情与智慧是一对天敌。素素虽然读书不少,但也未逃脱“弱智”的遭遇。所以,很多次该“去”未“去”。但事事皆有因由,原来一直未“去”,竟是为了要把这个不知道该称之为“圆”还是“零”的“圈”画出“完美”来。

人生活在时间里,被时间打磨,时间会让一个人走近另一个人,也会让一个人离另一个人越来越远。这四年的“时间”里包含了多少“沧海桑田”,只有素素知道。素素是明智的人,她告诉自己要坚强,虽然她并不怎么坚强,但素素必须这样做。素素想,既然用了四年的时间也没拉近所谓的“距离”,既然缘分尽了,管他是“金龟”、“银龟”还是“海龟”,统统见鬼去,本姑娘还不嫁了。于是素素周围再一次“扎来”刺眼的目光。人生苦短,有时凑合凑合也就一辈子,而素素却说,一辈子很长,凑合太累。其实人都想活明白,但真正能活明白的又有几人。

素素又回到蝴蝶独舞的日子,又捧起了她的书。

秋会去,春会来,总会有一片芳草为素素郁郁葱葱。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