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狂人

作者: 人气:

经常不着边际的狂想,像少女无尽的清愁,瘦弱的肩膀,放空的灵魂,闭上眼,深吸一口气,让狂想带着小小梦想流浪吧。

从不敢言词辛苦,因为毕业近三年自己还是什么都没有,没有存款,没有丰富的经验,职位换一个又一个,没有做一件两年前就想做的事情,没有觉得有很稳定的幸福感,因为我也不清楚跟乐儿的最后结局会是什么,尽管都在坚持,尽管认为患难与共的爱情肯定会长久,可还是有少许波折和遗憾。

没有给过父母很多的压岁钱,也没有给他们买过一件衣服一双鞋。父母去年九月第一次来上海,一家人给父亲过生日,我第一次给父亲买蛋糕还是中秋节公司发的代金购物卷,自己和大嫂同一天生日一起过,依然是我拿着购物卷买的蛋糕,别介意,就当节省是美德吧。

我也不敢偷懒,因为我还要生活,还要付昂贵的房租,我还要完成我未曾触碰过的小小梦想。

我的小小梦想……背上空空的行囊,能有个愿意一起穷游的朋友---远行客,去不同的地方,结识不同的朋友,一起聚餐,沉醉于不同的风土人情,然后满载着狼狈和收获而归,为下一次的远行继续做攻略。

我的小小梦想……写更多的东西,体会到什么就写什么,我不怕丢人,没脸没皮写自己的各种囧态,作为给中年时候自己的礼物,也许那会是一个大大的惊喜。

可是大家都说,继续过着平常的生活就好,别做那么多新鲜事儿,也不要有那么大的好奇心,最好别冒险,胆小一点儿没什么不好,很多事情不需要去改变和适应,至于个人的瞎想,遐想,狂想,梦想……想想就好,别太认真,不要什么都想着尝试,继续待在熟悉的城市,继续着熟悉的工作,安安静静的,就这样活着吧,这样不就是自己想要的稳定吗?

于是去年在想过多次辞职时候,我又停下来脚步。我没有存款,该如何支付我将找工作或者间歇性失业那么多天的花销和隐形消费房租,除了干医疗,不知道还有什么合适我的工作,这可是我毕业后自己投简历,自己一个人不认识路去乘地铁面试,自己曾每天加班大半年的时间到11点回家,这样的第一份工作我怎么舍得离开。

找了很多理由把自己荒唐的想法压制住了,好像是做了件多么成功的决定,不自觉的咯咯傻笑起来。没有人知道我在继续等什么,我连自己都不知道。

你也许不知道,大城市里时常熬夜搞得红肿的两只眼睛,正在艳羡朋友圈里在小城市跟世界说晚安的她,小城市里拿着不高薪水的她,也许也正注视着大城市的你外出旅游的照片心之神往,而朝八晚六的自己,谁也不羡慕,什么都是浮云,攒钱才重要,学到的东西才重要。

像汪峰的歌里唱的:这个世界什么都有,就像每个人都拥有,继续走,继续失去,在我没有意识到的青春……

歇了会儿,喝杯红糖水暖暖胃,继续写继续无休止的说说吧

这个时候该是好好谈谈目前的状态了,呜呜呜呜……女人哭吧哭吧不是罪,为什么眼泪这个时候要毫无征兆的一直流,也没有多么觉得委屈啊,哭吧哭吧,此时不哭更待何时,呜呜呜……

让我在沉醉会儿。

瞧,那看起来幼稚而幸福的小小梦想在向我招手了,我面朝它狂奔着,可是梦想和现实的距离到底有多遥远,为什么还是触碰不到,我跑的好累,再一次闭上眼,任眼泪肆意流淌,我从梦里醒来,一切都是幻觉,错觉……

原来不管我是谁,我在哪里,正在做什么,即使越走越远,依然会走进既定的现实里,继续着平淡而真实的生活。

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矛盾,憧憬,伤感,小幸福,忐忑,小迷惘夹杂在一起,把心填的满满的。是否大家也跟我一样,一样随性,坦然,有着曼妙的感觉。

对于自己,没有觉得好与不好,随心,休息了想出去就出去,偶尔发发呆,绣绣鞋垫,准备所有都绣好,给乐儿和大哥,键盘敲击着平淡的小幸福和忧愁,以前的一个做编辑的同事去了外企,说一点儿不羡慕也是假的,于是近四五个月空了看看英语,天天听英文歌,跟大学英语老师老郜也讨论过,虽然好像是亡羊补牢,有些无济于事。似乎也没有特别值得留恋或者有动力的事情去做,想到什么做什么。

对于爱情,在我看来2015新年之前,觉得一切都是美妙的,年后这种憧憬美好幸福的感觉也曾戛然而止,因为我在上海胖了,胖了,呵呵,胖了,胖了就意味着被长辈心里有看法,胖了,以前从没有觉得一个人如果从瘦变胖,她的人生观,价值观会有如何微妙的变化。

是的,每个人都愿意欣赏美丽的风景,看漂亮的姑娘或者帅气的小伙儿,那是一个正常人对陌生事物和人表达的第一情感。

漂亮苗条的姑娘不管是走在哪里,都像一道美丽的风景线,我相信肯定有人为之驻足,哪怕只是远远的看上一眼。帅气的小伙,不管是显得文艺,还是狂放,在少女眼里就是最好的,不管如何,给人的第一感觉很重要,我也一样,但是我回避不了一个事实,我,王玉花,确实胖了。

的确,我跟乐儿还在坚持,我相信患难与共的爱情坚不可摧,如果一个男生只爱你美丽容颜的时候,却厌恶你终将看上去不和谐的外貌,那就不需要在一起,不能忍受你最差的一面,也就不配拥有她最好的一面,那我现在是该感谢乐儿,庆幸他不是这样的人,依旧接我下班,依旧愿意给我制造惊喜。

对于工作,我也已经没有以前的冲动劲儿,就觉得这样挺好,也算是朝九晚五,不常加班,下周开始又要上晚班了,也许这样还可以早上睡个回笼觉,不过咨询工作确实有些乏味,天伦医院,呵呵,做了半年外推,半年优化,一年多的新媒体咨询,这样也好,以后可能又换其他职务,这样也好,让我多适应些不同的感觉,总有新奇在身边。

对于父母,之所以放在最后面说,我觉得个人生活,爱情,工作,三者之和永远不可能大过父母情,那是情感的寄托,因为有这样一个大家庭永远会为我敞开,不管我遇到什么。

毕业之前,一直说着马上就要离开学校了,自由了,可以自己赚钱养活自己,可以自己想买什么买什么,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可以赚钱给父母零花钱,给他们买衣服,鞋子,家里用的,终于离开这个似乎禁锢着我所有希望的学校。

最后这些事情我都没有做,大哥二哥比我好多了,应该是在不知不觉践行着我的愿望,哈,原来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的意思也可以这样诠释。

对父母有很多话要讲,但在过年回家当着面却有很多话讲不出来,只能做做家务,一年啊,365天,在家待不到10天,总是无端碎碎念,如果将来结婚了,又不常回家,该怎么谈孝。

于是年后我又开始天天下班给父母打电话,这样重复着,父亲像个老小孩,说啥听啥,这样去打电话都已经大半年了,从来没有每月计算过电话费花了多少,不值得记起。父亲一年里给我打电话的次数都不超过七八次,除了五一,国庆节的时候,电话问问是否要回家看看,中秋节和我的生日当天主动打电话问我,就只有春节前偶尔打个电话问问何时回家。

家,何为家?如何维系亲情?回家团圆?不,我觉得还有电话里的嘱咐和思念,电话外我所看不见的牵挂。希望自己一年后也能回到郑州或者灵宝上班,常回家看看,父母年龄都在增大,行动越来越不方便,年轻时候为这个大家庭劳累的一身毛病都像睡醒了的狮子,准备吞噬父母的身体,不想留下遗憾,我也不想每天新闻里看到的空巢老人有一天会降临到我的父母身上。

流浪的狂人,我希望自己就此潜移默化的改变着,不管为了什么,只要是正确的。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