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潇烟已尽

作者: 人气:

拨开一片清冷,皎洁的月下风萧瑟着悲鸣。夜莺婉唱,撩起一度惆怅。窗外树影幢幢,好似一场孤魂垂摆作舞。远处是谁人踏上凄凉幽寂的花间小径,将满袖的愁绪埋葬?抬望满天的星辰,颤抖着心头深沉的梦,闭上双眼休憩,脑海里铺满了粉色的樱瓣,一丝一缕地织起一片幻影。床边檀桌间,沏好的茶尚有余温,暗香浮沉,不知何时已散漫在此处。焚着青烛,嗅着茗香,幻影忽的让人分不清真假,但又如红尘坠世般忽的破碎了。轻叹一声,望着低矮的门栏,何时才有人从那里踏步而归?抬手欲举杯饮尽,才发现青瓷刻画的杯中空无一物。

海市蜃楼美么?它能带你回历史的某个幻境,却不能给予一个炙手可热的身体。或许世人毕生的愿望,想要得到的,也不过如此罢了。但心中执着的对那份情意的念想,怕是不会如此轻易消散。于是便多少人固执地追求着,一生匆匆划过追逐。在不知不觉中,念想也在一点点的消逝,回首过往的路,只留下一片空白。直至自己已走到了尽头,才知道茫茫的一生是那么空洞,风霜甚至不屑于留下一丝痕迹。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你我也不过一抹流光,寻找着假想的安身处。

梦也好,实也好。也不过是想要找到那么一丝丝存在的意义。至少来人间走那么一回,未来会有人再念着自己的名字。妄想吗?每个人亦不过如此罢。好比一枝寒梅,一枝冷竹,确实值得被世人挂念,但谁又会在乎这随处可见的景与芳呢?简直可笑!

一株秋菊,早已憔悴的惨白,在彩虹碎裂的天际,云烟袅袅。一个人的存在,到底对谁才重要?这世上,总有一些人会记得你,就像风会记得每一朵花的香,风来尘往,仅是如此。惜是尘随风过,暗香已不再停留。烂漫花海,失去一朵残芳又何妨?愿孤芳自赏,魂归魄散时尚有心可安,尚有愁仍浓。拾将寸缕琴音作伴,弦外拨乱,乱了思绪,乱了滴滴点点的过往故人。愁浓!愿宿醉一场忘愁。惟恐暮晚枭鸣凝了这一曲仙吟,震得弦断琵琶惊,空了玉亭,碎了人心。风何时再潇?苦候几丝凉意。

身旁烛火微曳,流萤随月而不知了踪迹。无心追蝶逐雀,自顾青丝已被银霜沾染,抚过红颜白鬓。铜镜里孤寂的身影,憔悴的容颜如天上流云,苍白无血。青丝白了,红颜老了,茶已凉了,心亦冷了。飞花流转了多少个季节,又带走了多少人。远方的那人,是否同赏一片天?再多的庸脂俗粉怕也抹不去盈满的心凉,谁愿执手对饮,同赏烟火流连,共踏秋水绵绵?似久,月碎镜浊,孤舍无人盼候。惟有漫天的繁星,深沉地冷漠地俯望着着人间最后一缕渺烟,再也无影无踪。

沉寂地闭上双眼,等待生命的燃尽,眼角挂着一滴晶莹,为何而泣?再望已去的一生,无所留恋,亦无所悲哀;似回从前,拾归本心。分秒逐渐流逝,过往的记忆变得模糊失真。身在何处?心亦在何处?寻不着也触不透,阵阵冷意袭心头,温泪何时已然落淌?

是啊,时光易逝人易老,红尘不负流年。人逃不过与时间的角逐,逃不过生死轮回,那么,谁去将怀忆拾回,谁去将痴心踏碎?红尘一片朦胧迷离,怎么看透谁负了谁,谁醉了谁?时间已然变迁,人心不复从前。生死谁愿过轮回?但怕一颗孤寂的心依旧思念着往年。那就带着思念入土吧,将最切实,最沉重的思念永恒的放在心底,似古董的尘封,永生不忘,或是饮一碗孟婆汤,忘尽世间繁华,徒留一刻禅静。

如一颗流星般转瞬即逝,不残留一丝念想。极好。只惜做一颗流星也不轻易,燃不出它华美的陨舞,坠不出它凝重的落步。尚且盼望一生平淡如初荷亭立,不泛一波春涧涟漪,不争一世嫣红姹丽。愿无人再忆起,何时烟散玉焚。

最终何去何从也不必决定,随风而去。不盼作初荷,不盼作流星,不望作流萤,不望作潺水,听天由命。长叹自古红颜皆薄命,既然如此,作罢!静候寒风再度萧瑟而来,残芳落尽再拾一回春华秋实。

窗外,月依旧悲戚,风依旧瑟索,树影幢幢,走过一生变迁,小径残石花落满,星辰弹作琉璃曲。憾只有,命尽冷烟涣散,留不住一世温婉似水芳华。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