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伤,湿了月色

作者: 人气:

【一】忧伤,湿了月色

静,再静一点。

我要在这秋日里静听,花的心跳,叶的低语。静得终于天地一空了,心无尘埃时,看得见万物空性。影是空影,花是空花。世界空了,心才能无碍。

一场秋雨过后,立秋了。秋风凉了,秋水一夜之间,变得冰冷了,河中没了游泳的人,游泳池也一夜之间关闭了。大自然的规律真是神奇,一夜,夏已远遁;一夜,秋已来临。仿佛就在一念之间。心便自然而然地静了下来,沉静,无语。

不自觉地爱上了无语,这是天人合一的禅境,也是佛的境界。天地无言,万物生焉。静水流深,人贵言迟,缓缓的,慢慢的,不急不躁,不温不火,这是成熟,也是深沉。是真的秋意凉了,不需要再在心里下雪,遏制那份外在的炎热了。感谢秋风,感恩秋雨,季节的变幻,仅仅一夜之间,秋,是真的来了!

出去买早餐,穿过院子中间偌大的樟树林,便出了厂门,看见田野里金黄的稻穗,还有碧绿的田田的荷叶,真奇怪,这个夏天都过去了,仍未看见荷花的开放。窄窄的柏油路旁,一簇簇淡紫的牵牛花,一朵,两朵,……数十朵,百千朵,安静,冷寂,轻盈,清新,这纯自然的野花,薄薄的,纤弱的,千杯万盏,我便欣喜于这种绽放。不俗,无染,自在,安详。几天前,居然一点迹象都没有,潜伏得这样好,一开,便让人惊诧了。

牵牛花挂满了低矮的灌木林,几乎一夜之间,醒了,绽放了,如女孩子把舌头伸出来一样简单,不羞涩,不忸怩,只等你的眼睛吻过去,一下子醉倒在秋的怀里。此刻想起李白的诗:“清风朗月不用一钱买。”也突然记起东坡说的:“惟山间之明月,水上之清风,日遇之成色,耳得之成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乃大自然之造化也。”这是清风的芳魂?还是明月落在的上的泪?好友青丝锁说:“忧伤湿了月色。”

她又说,真的会结束在秋的季节里吗?

人生,不过是一朵花开的时间,刹那,芳华。面对花开花落,我是真的无语了。淡淡的忧伤弥漫,纵然佛陀在世,也无法阻止一朵花的凋谢。只有为你念佛,为你祈祷,为你祝福!一叶落,而知天下秋;一果熟,而知万果硕,只盼心中那朵莲花盛开,静静地把你带去佛国净土。

又想起席慕容那首《一棵开花的树》:

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佛於是把我化做一棵树,长在你必经的路旁。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当你走近,请你细听,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而当你终於无视地走过,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朋友啊,那不是花瓣,那是我凋零的心。

爱情落了,红尘灭了,你是真的干净了,就这样不悲不喜,静待那一朵莲花的开放。

待到灯火瘦尽,待到山寒水瘦,待到菊花遍地你还在吗?想着,想着,禁不住泪下了,含在眼眶里,晶莹,如露。我是真的害怕这个秋天来了,这在我的生命里,还是第一次。我在你的自画像下留言,飞天。你说:为期不远了。我说:醉美。你说:泯灭闪逝去。如此淡定从容,生死看破,却频添我心上愁。

今日又看她说说:

“菩萨慈心幻化影,梦里点化惊滟处。祥云一缕清开雾,与兄论道亲如故。佛理玄妙珠玑处,渡我西去圆满路。(那时的我目送这时的我一路西去)”

一张她自己十九岁时婺源观花的照片,犹如黛玉;对面是一张西去的妙尼,宛如妙玉。遥遥相对,意境绝美,一个含情脉脉,一个义无反顾。一个彩色,一个黑白,仿佛一句绝唱。真个是“过去的我,送现在的我啊!”心中万语千言,终是无语,只默默送你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又偷偷地送你一朵白莲花,让她伴着你吧。西去的路迢迢,喝杯茶再走。早去早回,一路珍重!

【二】短文,也很美

大道至简。简单,是一种神来之笔,非大手笔而不能为。短文中,最美的,最有代表性的要数东坡短文《记承天寺夜游》。

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夜,解衣欲睡,月色入户,欣然起行。念无与乐者,遂至承天寺寻张怀民。怀民亦未寝,相与步于中庭。

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

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耳。

简单几笔,如白石老人写画,林散之书草,散僧入圣,叹为观止。

信步由之,信笔书之,无意而为,率性而作,潇洒风流,尽得自然之道。

其另一短文《儋耳夜书》,也可以一读。

己卯上元,余在儋耳。有老书生数人来过,曰:“良月佳夜,先生能一出乎?”予欣然从之。步城西,入僧舍,历小巷,民夷杂糅,屠酤纷然,归舍已三鼓矣。舍中掩关熟寝,已再鼾矣。放杖而笑,孰为得失?问先生何笑,盖自笑也;然亦笑韩退之钓鱼无得,更欲远去,不知钓者未必得大鱼也。

东坡真是性情中人,一手捧佛经,一手抱美女,文采风流,人也风流,娇妻美妾,数十人。一边红尘,一边净土,非东坡莫属。贬官闲居,反而落得个清静自在。拄杖月夜出游,三鼓才归,好一个潇洒自在!偶有所得,自顾自笑,果然是一个痴人。想那韩愈钓鱼无得,更欲远去,也甚可笑。

人生,得一笑,何其难哉!自顾自笑,天地之间,唯一弥勒佛而已。

道法自然,万法一心。但天下,有几人愿意简单,又有几人能够简单呢。

文:性淡如菊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