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文相伴,书写温暖

作者: 人气:

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对文字的喜爱,这么形容吧,你可以说我的文字肤浅,你也可以说我对文字的认知和理解肤浅,但你绝不可以说我对文字的喜爱肤浅。我喜爱文字是喜爱到骨子里去的,文字在我的心里是神圣不可亵渎的。

鲁迅先生说过:“嬉笑谩骂,皆成文章。”我知道那不过是大师幽默诙谐的说法。上学时,就在语文教材上学过鲁迅先生的许多文章,有诗歌,有散文,有小说,有议论文。他那深邃的思想,引导着一代又一代人,他是当之无愧的人类灵魂工程师。

在我看来,所见所闻,所思所想,就是文章。喜文之人,感性而又细腻。只要有一点儿蛛丝马迹,都能勾起他们无尽的遐想和回忆。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生活里的细枝末节和惊喜感动,数不胜数,一缕阳光,一滴雨露,一阵微风,都可以是他们笔下的景物。

文字,也需要它的群体,离开了这个群体,它也会孤单寂寞。任何一篇文章的问世,都是其它文章的产物。文与文之间,相互依存,相互影响,只是优秀的文字,带给人的启迪更多一些。

语言文字,也是一种艺术,艺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所有的艺术,都有夸张和想象的成分,它只是作者对美好的一种寄托。文字,并不代表主人的真实生活,尤其是情感美文,更是虚无缥缈。所以作者也特别希望熟悉他的读者,不要随意想象,不要妄加揣测,更不要胡乱对号入座。希望他们能理解作者一颗热爱文字的心,所有在现实生活中的缺憾,都让它们在文字的意境里得到美好和圆满。

任何一篇文章,都有它的中心思想,这个中心思想就是文字的魂,有了这个魂,文字才会闪光动人。那些灵性的文字,就像一个个跳动的音符,它们在纸上欢快地跳跃着,弹奏着,它们在字里行间浅吟低唱,谱写着山高水长。

文字,就像一条清澈的小溪,缓缓地流淌在我的心间;文字,就像一曲无声的音乐,为我驱赶着寂寞;文字,就像一幅绚丽的图画,美化着我的生活。只觉得与文相伴的日子,看天天也蓝,看地地也宽。置身文字世界里,心中自有一份清喜,我不慕繁华,不羡权贵,文字里自有属于我的一片天地。

一直以来,我最佩服两种人,一种是诗人,尤其是会写古诗的人;一种是小说家,尤其是会写长篇小说的人。前者需要很深的文字功底,后者需要很丰富的想象力。两种写作方式都让人肃然起敬,因为古诗和长篇小说,不是每个人都能写得出来。

中华文字,源远流长,一代又一代的文人墨客,将文字不断地传承和弘扬。我从不敢说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员,我只是对文字由衷地喜欢。那些喜悦和哀伤,那些不安分的小情绪、小思想,在我的胸腔里,越压制越膨胀;那些空灵的思绪,在我的脑海里汹涌澎湃,势不可挡,它们要挣脱,要释放,要跃然纸上。

看来,我今生是中了文字的毒,此毒已经侵入我的五脏六腑。中毒至深,无药可解。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痴狂地喜欢,不可救赎。没有灵感的时候,心里会莫名地恐慌,只怕自己会才思枯竭,从此再也写不出文章来。可没过多久,灵感又会翩然而至,可能灵魂也需要休息吧。即使有一天我再也写不出一个字来,我仍然不改初衷,到那时,我就做一个忠实的观众,欣赏别人的文采。

写作是一场漫长的、艰辛的孤独之旅,是没有捷径可走的,一篇文章的产生,完全靠自己平时广泛的阅读和对词语的日积月累。如果有一天,一个人的文字能够做到收放自如,文风犹如行云流水般自然,那他就一定站在了灵魂的最高处。心中有太多题材要写,可时间有限,笔墨有限。我深知,细水才能长流,我也深知,智慧必须和年岁一起成长,我愿意为了文字奋斗终身。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