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自己

作者: 人气:

不知道何时开始的,很容易让自己跌进回忆里,有时一个很久不曾拾起的小物件,或一个似曾相识的场景,就把我拉进过去,遇见过去的自己。

周末的上午,独自坐在寝室,寂静裹拥着我,半开的窗户吹进清凉的微风,阳光也是正好。我喜欢安静,但也害怕死寂,看着窗外的世界,只想出去走走,不辜负这辜负不起的美好时光。我喜欢山的宁静,而正好那一刻有座山的在脑海出现;不曾做什么准备,只要有自行车的陪伴已经足够。

离开喧嚣,穿过崎岖的乡间公路,有潺潺小溪相伴。路旁的稻田向着远处蔓延,青与黄妆点其中,偶尔清风吹动禾稍,一层层的浪在田野间波动开去,成熟的芬芳已在空气里飘飞,远处的鸡鸣是那般清朗。

好像也是在这样的秋季,不知有多少个这样的秋季,一个孩子在像今天一样的走向收获的田野里,在草还未枯黄的田埂上,奋力追逐着一只低飞的蜻蜓,或是一只硕大的蚂蚱,听着院子里传来的鸡鸣;或者骑在马背上,穿过一片又一片的稻田,穿过古朴的小村……在这,我仿佛又在禾浪深处,看见那个奔跑的孩子,看见那个笑着,傻傻的,不懂忧愁的自己。

道路蜿蜒在田野之间,望不见尽头,也许根本不会有尽头吧。拐过一个又一个的弯,山林从远处如流水般靠近,慢慢地便在身下投下片片树荫。在一片阴凉的树荫下停驻,让疲惫的躯体休息片刻,低头的瞬间突然有种像重逢多年未见的朋友一样的欣喜;是一颗小小的青色橡子,静静地躺在我的脚边,似在凝视着我这么一个突然出现的陌生男子。它的一生何其短暂,哪曾遇见过远方来的我,可我对它却是那么熟悉,像对儿时的伙伴一样。是啊,它明明就是我儿时的伙伴。

在儿时那些上学的秋天,在无聊的课间,可不是它默默的陪伴么。我望着它,像望着一颗宝石,在它的纹路里,我看见教室走廊外簇拥着的一群孩子,手里转动着小小橡子串成的陀螺,笑得那么灿烂,那么满足;人群中,一张花脸,曾经的自己。那段时光已经过去很久,那时的玩伴也已不知在何处过着自己的生活,曾尝试去寻找,已散,但曾拥有过的快乐不会散,就在一念可及的脑海深处。

山风在水面抚起涟漪,潮湿的空气清凉了汗水浸湿的脸,坐在水库的大坝上,静静享受初秋的午后。村里也有一个小小的水库,也曾无数次坐在水库大坝上残存的石磨上,吹着山风,或是沉醉在春花的芬芳里,看云从头顶飘过,在水中投下倩影。一声不合时宜的车鸣打翻我航行在记忆里的小船。水面偶尔有鱼在水面点起一个水圈,波纹随风荡漾开,重又划开我的记忆海洋。

对面岸边有人持竿垂钓,那是我曾经多么热爱的“消遣”,如今依然如是;记忆中很小时便会在池边持一根长长的竹竿,焦躁地等待。后来慢慢戒了焦躁,习惯了等待,习惯了池边静坐吹风。清风吹过耳旁,又见池边或细雨中、或烈日下,或坐或立的自己,无声无息。

白驹过隙的时光,把童年远远地抛在了背后长满野草的路上,但那些曾陪伴我们度过童年的景物,都还装载在背包,一路随行。过去的自己,也在每一次翻看背包时与自己重逢,相视一笑。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