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你也在这里

作者: 人气:

原来你也在这里

前言

原来你也在这里,我曾经问过很多次,不,不是问,那我该以怎样的口吻说出这句话才最合适呢,心里总是有很多念头,或许在几百个夜里让人辗转反侧。总是在最夜深的时候感觉自己最寂寞,我不知道为什么人类拥有与生俱来的感情,对于一切总是有着各式各样不同的看法,即使到最后我们都不会获得些什么,但是感情就是会在荒芜的沙漠,会在虚无缥缈的山峰,会在最寒风凌冽的冬季,会在各自眼睛里的世界尽头让人感到生命的奇迹。或许因此,人们才会在千年的历史中,发现或创造出自己喜欢的话语,就如现在若我能拥有一般男生的华丽,手里捧着一束鲜花,加上世界末日来临,我在废墟之中疯狂的找你,找一个四十年已经没有见过的你,直到精疲力尽。突然,背后传来一句,原来你也在这里。

现实里,我不是一个浪漫的人,甚至会刻意避免在任何情境中说出浪漫的话语,可能是觉得如此与我的外在形象不符合,可能是怕自己会随意煽动一颗年轻的心,而可惜,我已经老了。这时,文字会帮我一个大忙,有些事情就和文字一样,可以抒写,可以想象。心脏藏在胸腔里,虽然是支持生命的最重要得跳动,但是就像熟悉的呼吸一样,大多数时间是感觉不到的,倒不如一些书本里写的,不真实的往往给人最真实的感觉。是的,因为侧重的是感觉。

感觉一定与感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第一次喜欢上那个人时的感觉是否无数次在生活的字典里被自己翻出,年轻的无数个夜晚不眠,认真的提敲着对方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语,带着极度热恋而又为被拒担忧的感情猜测着那个人对自己的感觉,这个剧本里只有两个主角,男主角和女主角。又有多少人因为害怕被拒而早早的将自己封锁在只有一个主角的世界里,即使会有时想着那个配角,仿佛这样可以衬托出自己的忧郁。又有多少年轻的心因为害怕主动会毫不犹豫将自己推进被动的万丈深渊。

原来你也在这里,请你们把这句放入你所能想出的或已经到过的最美画面里。原来,在这里是相遇,是感觉,是感情,是我想对你说又不知从何说起的话,在这里,至少有你我。

(一)

坐车到了一个山脚下,山并不是很高,至于山的名字更无从所得。前面车子无法前进,我们只好一起下了车,虽然已经黄昏,不远处依然可以清晰的看见一条小路,不过只能看见一小部分,还有很长一段路像个小姑娘一样,害羞的躲在山后面。第一次来到乡下,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心里还是被什么压着似的,加上坐了一天的车,累的晕头转向,现在已经不太愿意说话了。

先下车的是一个中年男人,从背上的黑包里左掏右摸拿出来一个很大的电灯,有些得意的对着我说,这里的傍晚最不经事,一眨眼就会天黑,而我们这里不发达,一天只有两趟车,幸好刚刚赶上傍晚的一班车,否则今晚要在县里过夜了。我们算好你肯定到这里要做下午的车子,早就已经准备好了电灯,第一次来就要你走夜路,是在不好意思啊。我脑子空白的笑了笑,说了句没事。紧跟着走在男人的身后。

刚刚说话的男人就是被这山紧紧包裹的山栏村村支书,县里提前通知说我今天到,所以他们搭上午的汽车早早的在汽车站等我,我还以为他们要把我当做刚刚毕业乳臭未干的小子,一上来两个大汉就帮我拿这拿那,搞得我有点不好意思,村支书用夹生的普通话简单自我介绍以后就询问我一路上可否安好。两个大汉一直走在我的后面,大电灯的灯光把前后的路都照的通亮,之后我没有说很多话,拖着疲劳的身体一边走着一边听书记不标准的普通话。

走了近一个小时的路,终于看见几点淡淡的黄色光晕,估计快到了。因为是夜里,看不太清楚,地方又陌生,印象中拐了好几个弯才终于到了目的地。可是,一到村子里才发现很多人都坐在外面,从纷繁的声音里听得出来男女老少都有,这个村子比我想象中的要大多了,真不知道山团着的里面也能养活这么多人呢,村支书说夏天太热睡不着,人们都会吃完晚饭后在外面乘凉,说说话,好不热闹。

突然,有一只狗向我冲过来,对着我一顿喊,确实有些惊慌,虽说是七尺男儿,但这毕竟是别人的地盘,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何况它是一条狗。支书大叫小黄,不要乱叫,小杰管好你的狗,这位是省里派来考察的大学生,不要吓着人家。黑暗中一个清脆的男声“小黄,不准喊”,那条狗走到一颗树下蹲下睡起来了。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小杰,没有太大的感触。来到村里为我布置好的卧室之后,两个大汉帮我放下了的东西,打了声招呼就走了。支书留了下来和我说了一些现在已经不记得了的话,就走了。我轻轻的关上房门,随意的铺了铺床,就躺下一动都不想动了。新环境里的空气闻起来很不一样,不知道是新鲜还是新奇。躺在床上,不由得想起我的初恋黄瑛,本来准备在这个月底结婚的,可是省里突然成立调查小组调查农村的各方面情况,我负责的是教育。

一晃已经十年过去了,去山栏村的头一天还记得很清楚。五年前完成任务回到了省里,那时黄瑛早已经嫁给一个高干子弟了,我也就随便找了一个贤惠的妻子。这么多年来,最让我念念不忘的就是小杰。昨天,我突然收到他的来信,确切的说是一封来自这个我最牵挂的孩子的遗书。

敬爱的老师父亲:

五年过去了,你现在过得好吗?原谅我那天和你的大吵大闹,原谅我一直都没有和你联络,其实,五年内你教我的,我都牢牢的记下来了,谢谢你五年教给了我这么多文字,以至于现在可以给你写下最后的一段话。

当你读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人世间了,一个月前,我在你当年的办公桌上写下了这封信,因为识字不多,有些错别字你别介意。

老师父亲,我好喜欢这样叫你,就让我再最后一次这样叫你,老师父亲,我最近老是想起以前的事情。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十岁那年,就是你刚来工作的那年,就是你被我的小黄吓到了的那一年,这一年真漫长。我爸爸整天沉浸在麻将之中,家里能当做输赢的物品全都被他输光了,年轻可怜的妈妈无可奈何自己喝药水死了,为了逃必别人的指责,爸爸撒谎说出去打工,我在稀里糊涂的时候就被所有所有抛弃了,爸爸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过,应该是怕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他吧,还是他后来奋发,有了新的妈妈,现在我快死了,想想还是希望他成为第二种人。回不回来就算了。

虽然有的村民会给一些剩下的饭菜给我,但是正长身体的我每天半夜就会饿的胃疼。被逼的没有办法,于是我半夜出去偷地瓜,一个星期之后被守株待兔(惊讶吧,我还记得你教的成语)的人抓了现行,是你从他们手中解救了我,养了我四年,父亲啊。还记得我经常问你的那句话吗,我们活着到底为了什么,那是在小黄也离我而去之后我每天问你的问题。我们一起把小黄埋在了芦苇地里,我每天做完作业后就会跑到那片地里,躺在芦苇丛上,想着我们活着的意义。一段时间过后,我再也没有问过这个问题,你问我为什么,我说这是一个秘密。

直到现在,这依然是一个秘密,但很想告诉你这个唯一的父亲,真的不想一言不语就死去,但是请你为我守住这个秘密。是因为对一个女孩产生了特殊的感情,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奇怪的感觉,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确信着这个感情,但我能清楚记得一开始我并没有这种想法,也许是因为她长得太好看,也许是因为她身上有我的影子,更或许是因为她身上有我没有的那部分影子,我几近疯子一样的爱着她,直到这一刻也是如此,我觉得我应该去保护她,不让她受一点点伤害。

走路低着头,活在不知道的世界里,从你走后,更是如此,我每天生活无非是干干农活,偶尔去滚滚芦苇,一躺有时能待上一天。没有人会注意到我,包括她,所以我可以在无形中帮助她,而让我活在隐形的世界中,陪她一起开心,一起愤怒,就这样没有丝毫自信的生活了五年。

这个月我就要死了,父亲。因为下个月她就要结婚了,对象我看过,很满意,他可以离她那么近的保护她,我想我的意义要完成了。会发现人真的很奇怪,知道意义将要完成的那夜我白了头发,现在身体像一个九十岁的老头。不必担心,上个月我把妈妈的坟也移到了小黄的那块芦苇地里,在旁边还留了一个给自己的。父亲,好想再看一眼你。父亲。我这么多年还有一点积序,请你帮我用这些积序买上礼物去参加他们的婚礼。

一个月后,我又来到了山栏村,这里已经没有大山的阻隔,打着电灯走一个小时的路,可以坐着汽车直行。村里家家户户筑起了楼房,而小杰一直住在原来的土房里。她结婚那天的晚上,我一个人来到那块芦苇地,在那里躺了一个晚上······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