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遐想

作者: 人气:

“万事皆由一个‘缘’字引起。”忘了这是哪位高人曾经指点的,如果说真有上天注定这一回事,那么,我们好像也逃不掉这四个字的魔咒。

记忆停留在2012年11月22日,那是属于我19岁的年华,19岁,好像什么都知道了,又好像什么也不知道,退一步来说,19岁的人能真正知道些什么呢?

五彩斑斓的霓虹灯,嘈杂的街道,川流不息的学生们以及斑斓的地摊货,迈着大步跟随朋友走向“瘦身速场”—溜冰场,我很享受这样的环境,虽然恶劣,但是至少让我处于某一方面的沉醉。你可知,最易相识的方式是什么?

你可能会说是搭讪,no!人世间最恶心最庸俗的方式是朋友介绍认识,这样的氛围让你不得不交谈,好吧,我们也是这样庸俗的认识的。19岁是荷尔蒙最发达的时候,当然,不是我,我只是起到了被注意的一个角色,这是你之后坦白后的言辞。

那个时候的我就像是“灭绝师太”,尽管你手段高明,我还是未曾被打动,只是略有被感动。时间能告诉你所有事情的答案,这是我所坚信的,我的拒绝,你的莫言,在2012年的那场雪打破了,你窝心的问候以及叮嘱,我开始思考你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很快,2013年到了,我的20也到了,我一直都无法想象你抱着那个笨重的玩偶在校园里的情景,我承认那个时候的你对我而言有一种特殊的意义,我的20岁,我笑颜如花,就像电影里面那个小男孩看见了他的蝴蝶女神一般的喜悦。这个年,你已经要奔赴实习的路程。2013年的夏天,你还记得吗?千里迢迢回来拿毕业证却陪我唱了一个下午整整的ktv,这也是我微感动的一个地方,可是没过多久,在2013年的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我们果断吵架了,那个时候的我们正处于一种很尴尬的关系,删掉了我所有,我也心沉谷底。

2013年的秋天,我已经大三,终究在心里没有再提及你的存在。实习季的到来,朋友的分别,2013年的初冬有点冷,你关心的方式有点意外,但我着实被感动到了,我们变得比之前还要好,只是关系不曾确定。对你而言,我的方式有点过分,但我不想选错人,所以你不要“怀恨在心”。

2014年,我21岁了,这个生日有点特殊,我们终于确定了关系,你专程回来给我过生日,这一天我的最后一道防线彻底崩坍,你总说:“你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才来到我的身边”,你不是唐僧,我不是佛经。

2014年的今天,我们认识的第684天,在一起的242天,谢谢有你,教会了我很多,让我慢慢的成长起来了,也感谢你,让我没有遇到几个人渣后遇上你,只想对你说一一声:“谢谢你,小红帽”!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