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年华谁与度

作者: 人气:

春盛闲思千百度。

锦瑟流年,弦起无归路。

徵羽宫商情寄处,抑扬顿挫难成赋。

耳际犹听三月暮。

瘦雨凌风,捻落红离树。

曲尽欢歌终散雾,孤灯彻夜谁人顾。

——春夜落笔《蝶恋花》

夜来无眠,倚窗遥望星灯闪烁的远方,一户一窗,悲欢离合的人间情事,自古至今始终上演;酸甜苦辣的生活滋味,由远及近从未改变。留也留不住的,唯有在生生世世的历史轮回中,悄无声息黯然失色的段段锦绣年华。而其中载负往事之千重,蜿蜒情肠之九曲,千古传唱不绝的,莫如那些纤纤玉手轻拂锦瑟,聆筝瑟繁弦音乱,思华年哀怨苦短,吟哦于一弦一柱之间的自问与感叹:锦瑟华年谁与度,无痕春梦君为开!

【春情辞】

世上诸多情怀,爱情最为动人。而两情相悦时,更是胜却人间无数。念起之时,便若凝成一池碧波春水,无风亦自涟漪着娇羞的思。人如花,花似人,为他开,为他落。恨不得用指间长长的丝线,把那个朝思暮想的人儿,细细缠、密密绕,与自己同结一段锦瑟华年。

“不知今夜月眉弯,谁佩同心双结倚栏干?”千载光阴里,曾有多少痴情女子辗转于花枝之下、月华之间牵思轻叹,只盼同心结,结同心。只惜,这世间,不是同心就能花好月圆、缔结成双,也不是成结就能美满幸福、白头偕老。春情只到梨花薄,片片催零落。我多少浓情热烈绽放枝头,只待你赏,却是转身时,花已落了满鬓,你素衣飘飘的身影仍旧杳无踪迹,痴心的人破碎的心啊,如落英纷乱,半付了无情的流水,半埋了寂寥的尘埃。

展卷追寻,这情殇哀怨之苦、失爱断肠之痛,就寄于楚辞《湘君》湘夫人“望夫君兮未来”,怨叹“心不同兮媒劳,恩不甚兮轻绝,交不忠兮怨长,期不信兮告余以不闲”的掷地有声中;就寄于乐府《西洲曲》江南采莲之女“忆郎郎不至”,独立船头的失意徘徊里;就寄于李白《长干行》无名女子依窗回忆“郎骑竹马来”的痴痴守候中;就寄于《夜宴》青女吟唱《越人歌》“心悦君兮君不知”的寂寞至极时;就寄于卓文君笔下《怨郎诗》从一数至千百万、又从万千百数回至一的刻骨思念里……

再回首,清月映寂窗,一曲瑟音断肠,多少女儿心事如花,尽付了风雨飘摇。那些挥也挥不去的思量辗转,念也念不完的情愫累积,痴情也好,顽爱也罢,均是抵挡不过江山流换、岁月易老。弹指间,千古锦瑟之音飘渺成了天边流云,只留那行行字、阕阕词化作了一段段春情深怨,闪烁在诗经、楚辞、乐府、古诗、律诗、长短句中永不衰竭。

【离愁赋】

多情自古伤离别。相爱之人,你一半我一半,连理生枝,渴求长相守、永相依。可哪一世没有保家卫国的边塞征战,追求功名的寒窗赴考,累于生计的远奔他乡?这些情不得已、无可奈何的国事家事,如雪亮锋利的剪刀,不知何时,便会剪断了情浓意稠的红烛之梦,分拆了十指紧扣的相亲相爱。

千古缘尽唯死别,最是生离悲彻骨。都言好男儿志在四方,只有建功立业,才能光耀门楣,而在这人前风光之后,又有多少颗柔软的心经受了千回百转、刻骨铭心的折磨。更难言那些一去天涯远、绵绵无归期,需要用一生等待的前事未卜,生死难猜。彼时,你远去的背影凝刻在了我依依的眼底心中,此时,无论是在杏花春雨里、夏荷摇曳处、秋风当哭中、冬雪纷飞时,我都无时无刻不在牵挂你的流离漂泊,担心你的饥饱冷暖。这思念就如入了骨的毒,随着晨来昏往、月圆月缺,一寸一寸染白青丝、褪去红颜,任锦瑟华年斑驳流离。

读史细品,这些个离情起愁、别恨生怨的滋味,就融在唐代薛涛与韦皋相离时落笔写下的《十离诗》字行间;就融在晚唐陈陶《陇西行》“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的哀叹里;就融在北宋林逋梅妻鹤子、一世孤绝的《长相思》怀念中;就融在明朝唐寅扬州道上思念沈九娘时“相思两地望迢迢”的清泪里;就融在唐太宗溘然长逝,贤妃徐惠追随而去的“将千龄兮此遇,荃何为兮独往。”的绝唱中……

也许离后,才有相聚的深喜;也许别后,永无再归之期。离情别意读的太多,终是无力。这浓情痴爱的以身扑火,这镜花水月的飞絮情缘,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能知其真味。锦瑟华年一瞬息,风吹梅落,转眼万年。如今,那些曲曲折折的心路,只蜿蜒在这平平仄仄的故纸堆中,待旧事复演之时,交由那些个来来去去的有心人同感共叹了。

【弃怨绝】

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情恋落花。这一生,人人都在用尽心力寻找幸福,而有些幸福却只是如风吹过。那些手中握不住、离指而去的情,如春日绚烂的桃花明媚一时,纵使再努力、再期待,仍是不得多留片刻。那些剥去层层华丽包装、满是浓情蜜意的爱,还原赤裸裸的真相,痴情终是被负心,诺言为空,弃怨成绝,唯有痛彻骨的悲心凄怨,始终在无数个深夜的青灯孤影处低泣徘徊。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相识之初,我是梅树下碧玉初妆的明媚女子,你是白马垂杨的英姿少年,一见倾心,再见定情,我信了你的山盟海誓,盼了你的白头偕老,而你却轻巧转身,绝别而去。为君一日恩,误妾百年身。寄言痴小人家女,慎勿将身轻许人。可惜醒人醒己已是身后之事。感叹,有几个能凭了志气,绝决奔了自尊?更多的花儿抵不了疾风苦雨的肆虐,枝叶枯萎、了无生机,只做了红颜薄命。

细翻旧事,那些困于爱、恨于弃的倾城之女,就是心系多情亦是薄情的柳永,却只落得句“系我一生心,负你千行泪。”的谢玉英;就是被李益自称爱你“从此无心爱良夜”,却奔了功名富贵另娶她人而负的霍小玉;就是夜奔司马相如,却最终“闻君有两意,故来相绝决”转身离去的卓文君;就是被赵象甜言蜜语所迷,却在事发时被弃之不顾而命殒鞭下的步非烟……

可怜可叹,世间的情殇情孽轮回转世,生生不息。那些深情空付流水的芳魂早已化作枝上花、水中萍,而千古流传的怨音拨弦,却仍然徘徊于泛黄破碎的诗卷中袅袅不散。轻撩开历史的尘面,唱一曲上阳白发,叹流年不在,微笑不留,只望那些个杜鹃啼血的故事,能如警钟长鸣,让深溺于爱情中的人两两相惜、相守不离。

锦瑟华年谁与度?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一把锦瑟,弦多似线而音繁如珠;一段华年,锦缎一般的葱茏繁盛。只愿,在最好的时刻,遇上最好的那个。天上人间,美好常在!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