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珠海的日子【六十二】

作者: 人气:

原来,和喜欢的人终于在一起,多无聊的事情都可以成为相互谈笑的资本,和旧人在一起,多浪漫的场景最后都会变成一笑置之的尴尬。

无论男女。

故事还是要继续,就像这终于放晴的天一样。

很抱歉昨天在网吧太晚了,我并没有按照计划一次性的完结这场故事。上一次这么晚的时候,还是在陪武汉的他打通宵游戏的时候。

其实,我不是一个坏孩子,他们也不是坏孩子,呆了通宵以后,才隐约的发现,每个人的世界不同罢了。每一个人的世界都有一条三八线,那一次,我很倔强的瞒着所有人跨过了那条线。后来发生的事并不是烟尘滚滚,反而我是一种很享受的姿态。我想,去哪里都不要紧,只要身边人是愿意呆在一起的人 。

在我的世界里,没有陌生人,只有不认识的朋友罢了。

好了,峰回路转,他终于到了,在我焦急的等待中。

我有点气急败坏,却还是逼着自己镇定下来。因为我是真的着急了,我是在怕啊,怕我们的时间不够用。

到了以后,我就跟在他的后面走,不知道他要去哪里,几次想问,还是忍住了,直到我们走到一条马路旁,看见了一辆白色的车子,他温柔的声音还是在继续,他说,上车。简洁而有力。

像是命令一般的,我鬼使神差的上了车。

上了车,安静的后座,只是司机在前面聒噪几句。

几分钟之后,我们都没有开口讲话, 怎么这么安静啊,讲真的我有点受不了,毕竟曾经那么熟络。

我发动我全部的脑细胞,过滤了一遍十几年来脑子里的偶像剧,妈的,追了这么多年的肥皂剧,倒是在这种关键时候给我挤两句出来啊。我到底该讲什么啊。不讲像是我还有什么似地,讲了我又找不到话。真是该死。

最后我故作轻松的说了一句。

我说:半年没见了吧。

他还是一贯的嘴角上咧:是啊。

我突然停住了,这次我真的是找不到话了,客套话都已经讲完了。

后来呢,我只想告诉你们,没后来。

倒是司机师傅,像是一场及时雨,在跟他絮絮叨叨的讲着什么。

我问他:哪找的车啊,这么厉害。

他说着,用手指了指我手机上的微信:喏,点开钱包,微信上面有个软件,叫滴滴出行。

我也真是够白的,当然,是白痴的白。玩微信这么多年了,都不知道这种软件的存在。

我饶有兴趣的让他教着我怎么使用这个软件,他也没怎么客套,霹雳跨啦的讲着。

这时候,司机又插话了,反而跟着他热火朝天的讨论着他的本行。我也是醉了,好不容易才有的话题,硬是被司机活活霸占了。

我当时真的很想说一句:喂,大叔,这总得有个先来后到吧。

我硬生生的咽了回去,算了,还是不说了。

我突然想起一件正事。

我问他:你还没吃饭吧。他说:嗯。

我以为这样便结束了,谁知道他突然又冒出来一句 :怕你等太久。

喔,原来是怕我等太久。

糟糕,上一秒我还骂他来着,有点不应该啊。

管他呢。骂都骂了。

我顺手扔了一包糖给他,他说等等吧。

喔。

终于我也累了,不再绞尽脑汁的来缓和这种尴尬了。

我问司机先生,还有多久才到啊。他说,堵车的话,十几分钟吧。我说,好的,你慢慢堵。我先睡一觉。

我躺在了后座沙发上,从背包里摸出了手机,翻到了酷狗的界面,找到了陈奕迅,找到了他那首歌。红玫瑰。

我也很奇怪这个时候为什么要放这首歌,只是内心深处觉得还挺适合的吧。

陈奕迅说:得不到的永运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是啊,爱情这种玩意儿,就是喜欢玩这种游戏。真够无聊。

后来的时间大家都没有再说再说话了,安静得出奇,连司机好像也变聪明了。整个车厢里,能够听见的除了陈奕迅温暖的声音,多出来的,就是风吹动我头发的碎碎声。

我把脸别向一旁,与他视线相反的方向。

我呆呆的看着窗外,这个时候,夜幕已经慢慢的降临了,我仿佛听见了,这座城的酣睡声。

微信突然震动了一下,我摸出一看,是孔华君发来的信息,他问我,情况如何,到了没有。我告诉他,我怕晚了,回不去啊,还有,好像有点不乐观呢。

孔华君说,没事,这个时候去刚刚好。我说,好的。

兜兜转转,真的是全世界都安静了。这司机还挺靠谱的,说十几分钟就十几分钟,就好像这条马路是他家开的。

卧槽,忍住,不要爆粗口。

终于到了,因为我已经很激动的看见了路旁五彩的灯光了,那些彩灯缠绕在马路边的树上,好不漂亮。

我急急忙忙的打开车门,下了车。当时我的姿态只能用四个字来表达。欢呼雀跃。

我扔下了他,一个人激动的朝着前面更多的光环跑去,这个时候如果还仪态万千的走去的话,那我绝对受不了自己。如果远哥在,他肯定会默默的说一句,【这个逼我给一百零一分,剩下的一分等你拿着去骄傲】。

哇晒,好美啊,真的好美。

真是词穷了,除了这个好美,我竟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我只能说,他妈的,美爆了。

正当我准备冲进去的时候,他追了上来,看见我兴奋的样子只默默的说了两个字,【买票】。

对啊,我怎么把这茬忘了。

我们还是乖乖的买了票,售票员说,集齐十个赞可以优惠二十块。真是一阵惊喜,我忙不迭的摸出手机,给她看看,【喏,三十几个,该够了吧】。

我们进去了,灰常兴奋跑的进去了。

不对,只是我,灰常兴奋的跑进去了。他则慢悠悠的跟在我的后面。拿出了他的ipad。

一进去,映入眼帘的是时空隧道般的通道,红的,绿的,橙的,白的,一层光环绕一层。我走了进去,走在这青石板路上,好像有很多的灯环都打在了我的身上呢。好爽啊,我抑制不住我激动的心情,兴奋的叫了起来。

我拿出手机,很自恋的留下了自己的自拍,大大的国字脸,并不觉得不搭风景。因为我一直觉得,这是简约大方的特质。

好啦,原谅我一贯的自恋,没办法啊,自恋和自拍一样,也是一种病,而我也不想戒掉。

行程继续吧,他踉跄的跟在我的后面,拿着他的ipad,好像胡乱的拍着什么,我想在种地方,乱拍都会是很美的。

出了时空隧道,迎来的是一片灯海,各种颜色的灯穿插在一起,像是繁星银河系坠落在了人间。你们可以尽情的想象,那种满天繁星美极,妙极的姿态。可此时的你,不用在孤单的仰望着它们,而它们,就在你的四周环绕,像是到了浩瀚辽阔的宇宙,自己可以不按照轨道的任意奔跑,任意翱翔于星海。

这种感觉,让我想到了一句话,【特步,飞一般的感觉】。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

然而就在这场灯光节,与你相拥,一起遇见最美的世界。

穿过星海,我们来到了风车房子旁边,童话般的小房子,绿色的房子上面映衬着白色的灯,如果这扇风车能够旋转,肯定会更加美妙。房子旁边还有一颗结着各色果实的树,两两相映,温馨而祥和。

穿过风车房子,我们来到了富士山脚下,美得令人窒息的富士山,沁人心脾的蓝美得让人沉醉。

还有会变色的水母漂浮在空中仿佛到了神奇的海洋世界;浪漫的旅程有繁星陪伴,不能再美好。

爱的见证,浪漫追寻,流光水瓶,幸福洋溢,月牙船,美人鱼璀璨夺目 ,浪漫至极。

想看的话,就带着你们的他,或是她,穿越几座城,抵达点点霓虹,在花影灯海里,对他说,【有你陪伴最好】。现在,浪漫已经准备就绪,剩下的情话等你们去讲,剩下的故事等你们去演绎。

这么美的风景,好像缺了什么。我仔细的回想,看来这一路,我们两个真是太过安静了。

他的电话响起了,一边走着一边打着电话,我在一旁瞎逛着。

我的电话响起了,一边走着一边打着电话 ,他在一旁瞎逛着。

一个小时里,我们交换着打着电话。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

一路走来,我们偶尔寒暄着几句,比如,怎么换工作了,比如 你现在一天工作几小时。普通的家常,连半分打闹都没有。好不习惯啊,就算和普通朋友在一起,也难免时不时的爆几句粗。

真的是,越是熟悉,越是陌生。

就这样无聊的走着吧,没话说就没话说吧。现在这种安静的状态,才应该是常态。

难道真的是,多一个旧人,少一个友人。

突然,母上大人一个电话响起,她一贯的作风,扯着嗓子吼,【怎么还不回家, 都几点了】我下意识的看了看时间,才八点半啊,这查岗查得,太勤了点。

一向 絮絮叨叨的她,果不其然像平时一样,还是那些老问题,【和谁在一起啊,男的女的,跟你说,不要再外面瞎混】我沉默了一下,她倒是越加吼了,【到底和谁在一起啊,说话阿。】

我急急忙忙的挂掉了电话,因为承认与不承认在母上大人的眼里,都是一种错。

算了,懒得去解释了,越解释越添堵。

世界终于又清静了,真好,只是,这场浪漫的风景,浪费了。

几分钟以后,我的电话又响起了。心有余悸后,我就想问问,这世界到底怎么了,哥哥也破天荒的打来了长途电话,询问着我的近况。我和他一讲又是一段时间。

几分钟以后,我的电话又响起来了,还让不让人活了,这世界到底怎么了,怎么在这个时间段里,好像全世界都在找我。

是同事打来的,【阿柳】。

他们正在ktv嗨呢,问我要不要过去。我说,考虑一下,我还在香洲呢。

我们挂断了电话。世界终于又安静了。

不知不觉,我们逛完了一圈,已经离出口不远了。

我说,不行,我大老远的跑过来,我还没看够呢,再回去逛一圈。

他同意了,很有绅士风度的同意了。

又逛了一圈,一路上他干得最多的事,要么打电话,要么发语音。而我也不例外。

突然想到了什么,我说。【走吧,回去了】,他若有所思的说着,【嗯】。

破天慌的,才九点不到呢,真是搞笑,来的时候我还在拼命的担心,时间不够用呢·,想不到已经绰绰有余了。

所以,还是那句老话,计划赶不上变化啊。

我们还是和刚来时一样,打了车,我们坐在车厢里,这一次,真的是什么都没有说,连司机都很安静。

夜已经开始深了,我们各自看着外面的风景,默不作声。就这样吧,静静的欣赏着这座城的夜景,还挺漂亮的,和灯海一样漂亮。

风还是老样子的,打在我的头发上,不一样的是,回去的时候,我没有放歌了。

又是一场兜兜转转,我们抵达了南屏街口。

我问他:半年不见,我又没有什么变化。

他说:成熟了许多。

我笑着回答他:对啊,老了。

我还记得我笑得很大声。

我们就拥挤在人群里,安静的站着,等待着公交车的到来。

一分,。

两分。

三分。

公交车终于来了,我走了,他也走了,我们走向了相反的方向。

还记得在走之前,我说了一句:快去吃饭吧,肯定饿死了。

他说:慢点俄。

嗯,我走了。

我挤上了601,在第四排的靠窗边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

他还是老样子呢,说话的语气,走路的姿态,穿衣的风格。

可是,我们都已经变了,云淡风轻的改变,在时间的打磨下, 我们内心的种子都愈加偏向于成熟。

就像钟摆,回到了原点,可是却回不了昨天。

这样不是挺好的吗?我们的心中都已经了无牵挂。

就像卢思浩所说的,【 每段相遇都有它的意义,哪怕只是为了告别】。

遇见一个人,我们的心都会长大一岁,最终结出成熟的种子。

这就是你们相遇的,全部意义。

the end